首页>凯风专区>专题>荒唐的活摘谣言>焦点
美国国务院驳斥法轮功的“活摘”谣言
作者:黄 元 · 2012-11-02 来源:凯风网

  2006年3月,法轮功媒体炮制了“苏家屯集中营”事件,一时间“苏家屯火葬场”、“死亡集中营”传得沸沸扬扬,继而两位加拿大人大卫·乔高与大卫·麦塔斯,于2006年7月6日抛出了《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2007年1月31日又发表了修订版),推波助澜。对于这份别有用心、恶意诽谤的调查报告,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当即提出严正交涉,指出它“毫无根据”,是“建立在谣言和错误判断基础之上”的。2007年8月9日,《渥太华公民报》也刊文对报告提出质疑,幽默地称所谓“活摘”为“苏家屯故事”。

  各方媒体的质疑声

  法轮功媒体关于“苏家屯集中营”的报道一出,引爆了全世界震惊:它是在一定事实基础上的夸大其辞,还是纯粹的无中生有?日本NHK、香港大公报、香港凤凰卫视于4月1日,美联社、路透社、华盛顿邮报、CNN、联合早报、日本朝日新闻于4月12日,相继走进苏家屯作了实地采访;嗣后,苏家屯医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事实真相,证实了所谓“苏家屯集中营”纯属子虚乌有,是亘古未有的一个弥天大谎。

  美国驻沈阳领事馆总领事康大卫和驻北京大使馆官员李启森、夏皮罗分别于3月下旬和4月中旬两次去苏家屯进行实地调查,只发现了“一个普通的公共医院”。美国国务院于4月14日发表使领馆的调查报告,称“没有发现证据可以说明该地方除被用作公共医院外还被用作其他用途”;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肖恩·麦克康玛克在答记者问时称“经派员实地查看,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可以支持法轮功的‘活摘器官’指控”。

  器官移植专家的质疑声

  《调查报告》称:“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常委石炳毅说,至二零零五年总共约九万宗移植案例,也就是说,自从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这六年间,约有六万宗移植手术。”石炳毅是调查报告中唯一指名道姓作为证人的专业人士。

  但是,2007年1月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他时,这位解放军总医院第二附属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明显被激怒了。他怒火难抑、拍案而起,宣读了一份严正声明:“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说过这些话,这些数据毫无意义,我不知道这两位作者捏造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利益驱使他们捏造谣言。”

  类似这样的歪曲事实的例子,调查报告中俯拾即是。修订版报告称:“南宁市民族医院的卢医生承认他早些时候曾到监狱挑选三十多岁的健康法轮功人员来提供器官。”事实却是:卢医生告诉他们该院仅做过一例肾移植手术;而他本人当时大学刚毕业,一点不清楚肾脏的来源。

  “持不同政见者”的质疑声

  被西方媒体誉为“持不同政见者”和“人权卫士”、长期旅居美国的吴弘达先生,对法轮功抛出的“苏家屯集中营”爆炸性“新闻”也表示了质疑。他在第一时间“安排国内人士到苏家屯现场进行调查”,通过分析得出结论:这“可能是被故意捏造出来的”。

  吴先生写了两篇文章:《法轮功苏家屯事件之我见》、《我对于法轮功媒体报道苏家屯集中营问题的认识及其经历》。他说“各方调查结果没有证实法轮功提出的情况属实”;后一篇文章发布于www.observechina.net上。两位大卫——《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的炮制者——读了吴先生文章后,专程赶赴美国造访了这位“人权卫士”,与之进行辩论,希望他同意法轮功的指控。但是吴先生坚持自己的观点不变,十分肯定地说:这种宣传是不真实的。

  不无讽刺意味的是,站在反对中国政府立场、同情法轮功的吴弘达,居然站出来揭露法轮功“发动假宣传活动”。

  《调查报告》据以立论的“证据”是所谓的“证人”、“证言”,但却提供不出证人的确切姓名、身份、住址,以及取得证言的时间、地点。所有的“证据”都不足以确证事实,于是通篇报告闪烁其辞,“可能”、“据说”、“估计”、“应该”等词语,充斥字里行间,偏离了作为法律职业人员应该具备的严谨准则。

  用这样的一份失实的调查报告来欺骗世人,怎能不遭到连连的质疑声音。

 

【责任编辑:一洋】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