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专题>荒唐的活摘谣言>活摘闹剧
在台湾见到的“活摘”闹剧
作者:晨 鸣 · 2012-11-08 来源:凯风网

  2011年6月我去台湾旅游,在旅游期间看到了一场台湾法轮功组织上演的活摘闹剧。

  2011年6月30日,在游玩期间,乘坐台北地铁,在美丽岛站看见一群人好像在开发布会,出于好奇上前观看,还打着横幅,原来是有关所谓大陆对法轮功进行器官活摘的发布会,有两个外国人在现场,大厅才知道这两个人是加拿大所谓的人权卫士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卡斯,主持这次活动的是一名女士,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士叫朱婉琪,台湾佛学会的律师,专门为法轮功摇旗呐喊。

  现场摆放着一些所谓大陆对法轮功人员进行器官活摘的展板,还播放了一些影音资料,还有两个台湾人站出来号称自己给大陆的医生打电话证实了大陆对法轮功人员进行器官活摘的实质,还组织了一些记者进行采访,令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卡斯及台湾法轮功组织没想到的是在最后回答记者观众提问环节杀出了个程咬金。一位中年妇女站出来向在场的大卫·乔高、大卫·麦卡斯、台湾法轮功组织及记者提出了几个质疑:

  第一,一个医生每天能做多少台手术,你们既然举出了摘了2千个大法弟子的眼角膜,说一天摘除150个眼角膜医生摘除都摘得手软了,那么好我问你一天150个做的下来吗?摘一个眼角膜,我作为一个外科医生虽然不是眼科,但是一个病人从推进来到消毒到手术做完一个人要用多长时间,每天150个手术是怎么做下来的?一天8小时工作就算半个小时摘除一个眼角膜,一天才摘除16个,24小时不休息也才摘48个,150个眼角膜怎么摘除?从程序上来讲就有问题。

  第二,你们放的录像中把身体健康的大法弟子都弄来,一顿暴打,拳打脚踢,一个人给打倒这种程度,拉到手术台上去活体摘除,那么这个大法弟子的肾也好、肝也好还能用吗?大量的毒素堆积在器官里,因为一个人在被暴打之后,情绪和身体里会产生大量的毒素,换给谁谁敢要。

  第三,我觉得也是最常识的一个问题,现在请你举出一个法轮功弟子被活摘的人员和使用他的器官的人员,姓氏名谁?移植给谁了?你们说有6千个大法弟子被活摘,不是一个小数,一个人有5-6个和他联系紧密的人,就有4万多人,难道你们一个都找不出来吗?能不知道姓谁名谁吗?你们拿出来一个有真实的姓名的人来。

  第四,你们的展板上,有一个人丁字形给缝合的,这个人身上是粗针大麻线就给缝上了,据我作为一个外科大夫,这个人不是被摘除,是被撞碎以后缝合起来,给家属看或者是有什么外伤只能给凑起来叫人看,从你们相片上提供的这个人是瞬间死亡,从死者的肌肉、肤色和缝合的针眼都可以看出死者是鲜活的,如果是被人体活摘了,已经摘除死亡了缝他干什么?为了照相吗?为了留下罪证吗?为什么不敞开着那,更能说明问题,你摘了他的心、摘了他的肺、摘了他的肝。然后又缝合起来放在裹尸袋里还露出一半让照相,有这个必要吗?直接扔到焚尸炉里就烧了吗?如果这件事换成是我,换成是你们,换成任何一个人会给自己留下罪证吗?只有美国的关塔那摩监狱的人才会这样做,因为洋人的思维和中国人的思维不同,他们才会照下像来,说明我奚落了他们,中国人不会这么干。

  结果问得在场的法轮功人员瞠目结舌,我正好在旁边,看见一名法轮功媒体记者边听边记,还有记者在录像的,还有一些其他新闻单位的记者。翻译把这位女士的话给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卡斯翻译后赶紧让他们走了。

  没想到这位女士又来到与大陆所谓医院大夫通话的两个台湾人傍边,这两位台湾人站出来指正时大陆对法轮功人员进行人体器官活摘时,在场的人们还向他们俩致敬,给他们鼓掌,这位女士问这个两个台湾人:“你们打电话说,我要活的、要新鲜的、我要好的。所谓的医生回答你绝对活的、绝对新鲜的、绝对好的,绝对是大法弟子的。任何人接电话不会这么回答,这不是医生说的话,如果是到农贸市场买鸡、买鸭子这样回答还可以。如果真有这样的电话可能是你打给看门的老头了,这绝对不符合一个医生回答问题的语言结构。”问得两个台湾所谓的证人哑口无言。这位女士又走到活动的主持人台湾佛学会法律顾问朱婉琪前问到:“这6千个被活摘的人有什么样的材料让我看看,但是有名有姓,有时间、有地点,故事比较圆满,现在这6千个,有一个让人觉得圆满的故事出来,一天摘150个,摘什么那,时间哪,时间是最能证明一切的,眼部手术是细活,不是把眼珠子抠出来就行了,那样角膜能用吗?”问得朱婉琪不知所措,一场法轮功组织认为比较成功的发布会,没想到变成了一场闹剧。

 

【责任编辑:周原】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