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专题>外国媒体怎么看法轮功
美国媒体曝光法轮功等伪难民造假内幕
作者:尹向(编译) · 2014-03-18 来源:凯风网

  核心提示:2014222日,美国媒体《纽约时报》网站(Nytimes.com)和《电讯报》网站(Telegram.com)以《唐人街政治庇护欺诈——一个撒谎产业》(Asylum Fraud in Chinatown: An Industry of Lies)为标题,刊文曝光纽约唐人街一些不良律师事务所和律师,有偿替法轮功等组织炮制在中国“受迫害”虚假经历,借此向美国申请政治庇护。 

  根据2013412日美国联邦调查局网站(Fbi.com)消息,针对政治庇护申请造假情况,纽约南区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联邦调查官和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共同领导了一次名为“虚构作家行动”(Operation Fiction Writer)的联合调查,当时有28名被告(其中8名是律师)被控在纽约市参与了9桩不同但有重叠的移民欺诈案。同时,司法部网站还透露,一些参与造假的律师事务所,在编造的受迫害故事时,通常采用下述三种叙述方式:(1)根据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被强制堕胎;(2)基于申请者的基督教信仰遭受迫害;(3)政治或思想迫害,典型的是中国民主党成员或法轮功信仰者。 

  美国执法机构调查处理纽约华人社区存在的移民造假问题,对法轮功“伪难民”产生了很大的冲击。美国司法部公布调查情况不久,在2013519日举行的大纽约地区法会上,有弟子向李洪志诉苦道,“大陆大法弟子来美国申请政治庇护被拒了,什么原因”,李洪志听后面授机宜:一是鼓动弟子在大陆闹事,创造“受迫害情节(“可能你们在中国大陆还有该做的事没做,也许有该救的人没救?”),二是鼓动弟子大胆撒谎(“有时会使移民官很生气:你为什么不直接回答我问题?认为你在吞吞吐吐的在撒谎”),三是则把责任推到弟子身上(“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也很关键,个人修炼状态问题”)。 

  不管李洪志如何像造假律师那样向弟子支招,如何鼓动弟子铤而走险,但事实上无论在美国或是世界其他国家,法轮功伪难民越来越举步维艰,甚至闹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也被碰壁(详见本网201413日《联合国支持澳大利亚驱逐法轮功伪难民》)。下面文章内容,从侧面反映了法轮功等组织在伪难民问题上造假的一些共性内幕。     

  纽约。一位中国妇女走进唐人街一家律师事务所,求见她的律师。她申请了政治庇护,声称为了遵从中国计划生育政策,曾被强制堕胎。她对眼下要跟移民官员见面感到焦虑。 

  她不得不担心,因为她申请庇护的理由是由律师助手捏造的,并不真实。 

  不过她的律师王文雄(John Wang)则要她不必紧张。他说,见面的程序很简单,只要她记住一些细节问题,一切都会不在话下。“你这是自寻烦恼,”王文雄用中文说道,(移民官)问你的话,都是些同样的垃圾问题。 

  随便编一下就对付过去了。这位律师又道。 

  这番谈话,发生在201010月,被正在大规模调查纽约华人中所存在的移民欺诈问题的联邦官员暗中录了下来。调查导致至少30人被起诉——有律师(包括王文雄)、律师助手、翻译,甚至还有一位教会的雇员。该位教会雇员还在受审中,她被指控辅导庇护资格申请者了解基督教的基本教义,用作支撑他们受到宗教迫害的理由。这些人全被指控帮助数百名中国移民利用虚假受迫害故事来申请庇护资格。 

  发生在王文雄办公室里的这段谈话录音,是在最近一次庭审纪录中被披露出来的,由此揭开了纽约中国政治庇护产业的隐秘一角。 

 

图一、美国联邦调查局两名特工站在门口,正调查一家涉嫌移民欺诈的律师事务所 

  在美国,来自中国移民的庇护申请,要比来自其他移民群体的多,在纽约申请庇护的中国人数更是位居第一:据纽约市统计,在过去的六年时间里,在所有申请中,在所有未被遣送出境的中国移民当中,大约有一半是在纽约递交庇护申请的(本文作者无法获取那些正处于遣送程序的申请者同类庇护申请数据)。 

  2012财年,中国移民递交申请的数量占纽约联邦政治庇护办公室(New York Asylum OfFice)收到总量的62%以上。该办公室近年来收到的中国申请数量,比另外10个居前国家的总和还多。 

  尽管尚未得知移民欺诈行为达到何种程度,但联邦官员似乎非常质疑纽约庇护申请中可能存在的欺诈行为。在2013财年,根据官方数据,全美庇护事务官员批准了全部中国庇护申请的40%,但在纽约市庇护官员只批准了15%的申请。 

  纽约城市大学(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教授、纽约华人人口专家邝治中(Peter Kwong)认为,一个公开的秘密是:在华人社区,大多数庇护申请至少部分存在失实,从编造受迫害故事、伪造证明文件到捏造证人证词不等。 

  邝治中说,对那些寻求庇护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正确与错误的问题,而是一个他们能不能获准庇护以及为取得获准需要采取什么样手段的问题。” 

  在过去的10年中,中国人庇护产业的发展,与赴美中国移民和持临时签证入境的中国人(其中一些人具有留美倾向)的数量增长相一致,很多人将纽约市当作首要目的地。纽约城市规划局(New Yorks City Planning Department)数据显示,2000年到2001年,纽约市在国外出生的中国人数量增长了三分之一,即从大约26.15万人增加到35万多人,而且目前将很快取代多米尼加人成为纽约市最大的移民群体。 

  随着中国人想在美国取得永久移民资格人数的增长,申请庇护现已成为获取资格的热门途径:庇护许可意味着可以去马上找工作,而且一年后即可申请绿卡。由于这种需求的增加,律师事务所和其他处理庇护事务的专业公司——暂不说那种由造假者和假冒律师形成的灰色群体——已在曼哈顿唐人街熙熙攘攘的写字楼和法拉盛区、皇后区和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等传统中国人聚集区的沿街店面中,日见兴旺。 

  这种生意可谓财源滚滚,一些公司处理一宗案子的起价费是1000美元,如果把案子搞定,他们还会索要最高1万美元的完工费。对多数申请者来说,这笔费用价格不菲,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只不过是餐馆打工者、建筑工人、保姆或美甲师。 

  不过,一部分参与这种生意的人却说,促使他们从事此项工作的,其中政治和道德因素要高于金钱因素。 

  一家唐人街移民律师事务所的业主戴维·苗(David Miao)称:“我们正在从事类似‘地下铁路’(“地下铁路原指19世纪美国废奴主义者为把南方黑奴送到自由州、加拿大、墨西哥乃至世界其他地方而设立的秘密联络点——译注)最后一站那样的工作。”在那场大范围的调查中,戴维·苗是被起诉者之一,同时王文雄也受到了起诉。201212月,随着9起诉讼和一系列突击搜查得以披露,该案也众所周知。对于单一指控他是一起从事移民欺诈案的同案犯,戴维·苗做了无罪答辩。 

 

图二、唐人街华人律师事务所所有人戴维·苗拒不认罪

  庞大的庇护申请妨碍了联邦官僚机构的运转,同时让庇护事务官员和移民法官难以承受。纽约政治庇护办公室副主任在某种程度上把申请井喷归咎于移民欺诈行为,并说她把自己的庇护处理人手增加了两倍,用来处理那些积压了两年的案子。 

  11月,纽约政治庇护办公室副主任卡迪-米瑞萝(Ashley CaudillMirillo)在写给一名联邦法官的信中抱怨道,这些欺诈手段“把整个庇护申请系统搞得一团糟”。 

  2012年的诉讼似乎至少暂时刹住了纽约华人庇护申请数量的增长,不过大多数官员仍旧拒绝对中国庇护申请者中所存在的欺诈行为程度做出公开评论。 

  不过,这些官员私下完全同意外界对中国移民群体的主流看法:这个问题就像沉疴遍地,仅凭一宗高调处理的案子难以根除这种痼疾。 

  美国具有向国外逃离迫害者提供庇护的悠久传统。无论他们在美居住是否合法,这些移民都可以在抵达美国一年内申请庇护。这些移民必须表明,基于种族、宗教、民族或特定的社会或政治团体成员的关系,他们有着对“遭受迫害的合理恐惧”,自己无法或不愿意回到母国。 

  2012财年,全美庇护办公室和法庭共收到大约5.64万份庇护申请,同年批准了大约2.95万人的庇护申请,是2002年以来最多的一年。2002年有3.7万人获得了庇护资格。 

  专家认为,虚假庇护申请理由是最常见的移民欺诈形式之一,部分原因是这种做法难以察觉。由于许多申请理由的背景发生在武装冲突或政治动荡时期,美国当局难以断定申述内容和相关材料的真实性。 

  同时,虽然最近几年中国移民欺诈行为受到了越来越严密的审视,不过官方认为,移民欺诈已经波及所有移民申请群体,并出现在一些来自动荡国家的人群当中,比如躲避政治动荡的几内亚人、逃离战争的阿富汗人、远离仇视同性恋的俄罗斯人,还有回避毒品暴力的墨西哥人。 

  在华人当中,大多数申请庇护者会称按照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自己会被强制堕胎或结扎,或者因为信仰基督教、参与民运和法轮功(一个被中国政府定性为邪教宗教组织)等被取缔的组织而担心受到迫害。 

  这些说法中有许多是真实的,不过相关官员和专家认为,也有数量不详的一部分并非真实。邝治中认为,这类案子很容易造假。 

  邝治中说:“(美国庇护)法律本身具有巨大的漏洞,由于政治上的原因无法予以弥补。(美国)这儿有些人想(借政治庇护)羞辱中国。” 

  所谓的欺诈,有时只不过是由一些稍做加工故事组成,加工的目的是让这些故事看起来更可信。在其他情况下,一些说辞则完全是虚构的。 

  这些说知辞和申请文件被客户们反复利用——改下姓名和日期即可——那些律师有时甚至连这一步都忘了。 

  在唐人街和法拉盛接受采访时,一些移民申请者称,他们的申请是基于真实的迫害经历,不过某些证明材料也是伪造的——或由处理他们案子的中介机构提供,或由某些精通制造假文件的人提供(撰写本文时,许多中国移民只同意接受匿名采访)。 

  皇后区台湾人社区一位关系熟络者称,他多年前在皇后区一家移民律所工作时,任务之一就是利用绘图工具(Photoshop),把客户的头像叠合到遭受中国警察殴打的人的档案照片上。他说:“一切都是事先制作出来的。”  

  在法拉盛及其他地方的华人族群中,许多教堂会发放参与凭证,用来帮助教区居民向庇护申请官员证明自己信仰基督教。华人社区普遍认为:到教堂“做礼拜”的人当中,非信徒和信徒在数量上旗鼓相当。在2012年遭到围捕的数十名人当中,至少包括10家律师事务所雇员,他们被指控替数百名客户“编造缜密的谎言”,并指点这些客户移民面谈时和到法庭上时如何说谎。检方称,一名律师甚至会在空白的庇护申请上签字,并让其助手在上面填上他从未审核过的情节内容。 

  起诉中的关键证人维克托·游(Victor You))曾在多家律师事务所担任过助理,他对自己的移民欺诈行为已经认罪。他说,他会以客户的年龄、学历等特点为基础,编造一个故事。上周他在法庭证词中说,他会替文盲移民申请者编造一个法轮功经历情节,因为这种故事容易记住。移民申请者如要声称自己的基督教信仰,至少是具有高中学历的年轻移民。 

  检方说,如果客户在与移民官面谈时脱离原定剧本,某些翻译会曲译客户当时的原话。 

  检方说,在法拉盛一处教堂工作的被告林丽英(音译,Liying Lin)向以宗教理由申请庇护的人有偿讲授基督教基本知识,并指点申请人如何说谎。 

  周二,林丽英移民欺诈案开庭审理,她拒绝评论这条罪状。在法庭上,她的律师肯尼斯·保罗(Kenneth Paul)称,林丽英是位虔诚的基督徒,她的“目的是通过讲授基督教的教义,帮助那些人找到上帝”。 

  官方称,在8名被起诉的律师中,王文雄的欺诈行为涉案最多。2010年到2012年间,其律师事务所向纽约庇护办公室提交了1300多份庇护申请。 

  与中国客户的谈话录音,曝光了王文雄的欺诈手段。该名中国客户正准备计划告诉移民官员,自己因未婚怀孕曾被强制堕胎。 

  王文雄与助手向她简要介绍了她必须记住的虚构事件前后顺序:错过月经、敲门声、政府官员将她硬拖到一家诊所、医疗器械插入她身体内的感觉、她到达美国的日期。 

  王文雄称取得庇护资格十拿九稳:像她这种案子被通过不成问题。他说:“非常容易。”  

  包括王文雄在内,已有超过一半的被告认罪。(2013年)12月,王文雄被判处两年缓刑。 

  在对唐人街移民欺诈开展打击前的几年中,纽约政治庇护办公室收到的申请量急剧上升,从2006年的1700份达到2012财年的最高值7000份。根据联邦官方数据,打击移民欺诈行为之后,2013年申请量锐减至4300份。相关移民官拒绝推测申请量下降的原因。 

  打击移民欺诈行动开展后,唐人街和法拉盛地区律师事务所和移民机构挤满客户,他们都在担心自己的庇护申请。 

  “我们原本想找一位依法办事的法律专家。”聚集在唐人街遭到美国联邦调查局搜查过的写字楼几十名客户之一的曾行(音,Zeng Hang)说。他是康涅狄格州一家中餐馆的厨师,为了解自己的申请遇到了什么情形,专门请了一天假。 

  另一名厨师李波(音译,Li Bo)说,他和别人以前都是这样想的:把申请这事委托给律师,就是托付有人了。 

  他说:“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案子是不是算作政治庇护。我们怎么会不相信他们(律师)呢?” 

  此次庇护欺诈案中,庇护申请人均未起诉;官方的不满主要针对律师助手和其他被控策划欺诈案等人。30岁刚出头的王文雄在他的案子12月宣判时解释说,他之所以要当移民律师, “是因为我也是一个移民,我想帮助这个国家的移民”。 

  王文雄悔恨地形容自己“年轻且欠缺经验”。他说:“我知道,从自己开始参与这种欺诈行为之时,就做了错误的决定。” 

  但在采访中,却有一些参与欺诈者并没表现出悔改,而是仍在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 

  一些人称,帮助中国移民追求更好生活的冲动,是他们卷入移民欺诈行为的原因。他们还辩解说,这些移民为了逃脱中国的独裁统治历尽千难万险,理应留在美国。 

  曾在一家涉案律师事务所担任翻译的被告徐璐(音译,Xu Lu)说,“按照我的价值观念,我做的没错。” 

  在谈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时,徐璐说,“一个人的做法虽然与法律抵触,但它却是正义的。一个人如果帮助了弱者,就会被这个世界所爱戴和铭记。”    

  原文网址:http://www.nytimes.com/2014/02/23/nyregion/asylum-fraud-in-chinatown-industry-of-lies.html?_r=0 

分享到:
责任编辑:晨曦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