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专题>精彩专题
“佛亲”的苦恼
作者:明 诚 · 2014-03-24 来源:凯风网

  李洪志自称“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是“功能超过释迦牟尼几十万倍”、“法身遍地都是”的“宇宙主佛”。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李洪志已得道成仙,“佛亲”们必定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这不,李洪志私下透露,李美歌是佛祖头上的小佛下降人世,李萍与李东辉是观音菩萨身边的金童玉女,卢淑珍是天上的大佛(自《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佛亲”们不仅个个“层次高”、“根基深”、“来头大”,患病也有入院治疗“特批”条子,不用像普通弟子那样一忍再忍等着丧命,可谓特权多多、好处多多。可谁能想到“佛亲”们也只是“马屎表面光”高居神坛的李洪志一再强调要祛除这种常人“执着心”,时常得“佛亲”们鸡犬不宁,苦恼不已  

  父亲苦恼“主佛太绝   

  父亲李丹“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致使“家境困难,住简易房子,需要烧煤”(自《李洪志妹夫揭发李洪志》),直到去泰国前“一家人生活不富裕,全家人的月收入还没有100美元”(自《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家境贫寒、生活拮据,让好吃懒做、玩世不恭,而又羡慕嫉妒别人“做什么生意发财了,出手如何阔绰”的李洪志打心眼里瞧不起父亲。父母离婚后家庭的残缺让“性格内向,内心自负”的李洪志大失面子。为报复父亲,借口父亲“抬走了家里最好的一盆花——君子兰”,“组织家里的兄弟姐妹一起上阵,冲到父亲家,大吵大闹”,最终“把君子兰抢了去” (自《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虽说父亲李丹对家庭不负责什么贡献,但为了区区一盆兰,就不顾十几年父子之情,大打出手,李洪志的表现确实令人瞠目结舌、匪夷所思。估计“极力阻拦,怕自己打不过,伤到自己”的李丹心里早已骂开了,“小来子,你这个畜生,为了一盆破花至于么?你小子玩得也太绝了吧!”  

  母亲苦恼“主佛”太假   

  母亲卢淑珍“脾气不太好,嗓门大,性格直爽”,同李丹离婚后独自一人拉扯李洪志兄妹四人本想子女们能够上进、有出息,自己也有盼头,谁知“家里的大儿子,本应是一家人的希望和榜样”的李洪志却同他的死鬼老爸一样,“也是个不学无术的人”,从来没让省心过李洪志“从小就不爱学习,调皮捣蛋,经常跟别人打架”,因为他个子高,力气大,歪理多,“周围的邻居大人小孩子都怕他”中学毕业后,到“八一”军马场工作,知道干些打架斗狠、偷鸡摸狗的勾当好不容易托关系调入森警支队小号手,“每次练习,他都满不在乎,每次排练,数他出错多,正式演出也是差错不断,为此没少挨批评”(自《“大师”李洪志的“俗人”生活》)转业到粮油公司,也“不求上进,不好好上班工作,一心只想练气功,靠气功赚钱”泰国探望妹妹李萍,天天只会吃饭、睡觉、练功、逛寺庙”,对于家务事,从来不过问,“连房间里的窗帘、枕套、床单由李萍代劳,为此没少被母亲责骂(《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自泰国归来一向“好吃、懒惰、不上进、不争气”李洪志四处宣扬得到佛法,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绝技,甚至将出生日期也提前了一年多给母亲弄了个未婚先孕,好不尴尬!卢淑珍李洪志牛皮吹过头,将来无法收场,出来辟谣了几句,没想到李洪志怀恨在心,多次向弟子宣称“我妈是我的魔”。看来泰国李洪志还真是“长进”了不少,不仅更大了,能吹了心也狠了,竟算计到母亲头上“佛母”怕李洪志再闹出“我不是我妈生的”等类似笑话,本想提醒两句,儿大不由娘为免遭报复,索性忍气吞声,任胡吹海侃去吧  

  妻子苦恼“主佛”太色   

  妻子李瑞长像很普通”,像很多相夫教子的家庭妇女一样,不爱多说话,只会多做事情什么事情均唯李洪志是听(自《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李瑞一心相夫教子,本想踏踏实实地过日子,怎奈爱看人妖表演、鼓吹“男女双修”李洪志不甘寂寞,一直艳遇不绯闻不断,总不让人安心。先是李洪志在北京传功时,骚扰女学员被举报(自《我所认识的李洪志》)接着同前世“皇后”刘暂偷情被当场捉奸(自《谁是主佛李洪志的皇后到美国后依旧色心不改不仅与易容、西西等人关系暧昧还同神韵艺术团飞天艺术学校”的多名女弟子打得火热全然不顾年过六旬的老迈“佛体”能否吃得消。若是在平时也没什么,然而眼前“大法功成遥遥无期,“轮”内部人心涣散,“四大家族”争权夺利,“精进”弟子纷纷倒戈,李洪志不思励精图治、整顿“轮纲”,却一味沉迷女色、安享太平,万一纵欲过度不幸“圆满”大法”事业“树倒猢狲散”留下一副烂摊子“孤儿寡母”如何收场呢?又怎不令着急上火呢?  

  女儿苦恼“主佛”太狠   

  女儿李美歌性格李洪志比较类似“有点内向寡言”小时候李洪志最亲近平常一整天都是跟随李洪志,即使卢淑珍骂李洪志,均与父亲站在一条战线所以李洪志很喜爱这个女儿不仅称特异功能,具备一些常人所不具备的东西可预知未来一些事情,将来比所有人层次都高,而且恭称她为“老师”,“所有事情要女儿帮忙预测及观看(自《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李洪志万万没有想到“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从小“心性与悟性都很好”、“慧根很深”的李美长大后不思进取,不仅热心“大法”事业,不精心“实修”提升“层次”,反而自甘堕落与“常人”唐其谈情说爱惹得李洪志“佛颜”大怒,强行棒打鸳鸯致使李美歌年过三十仍然孑然一身好不凄惨其实李美歌与常人拍拖实属无奈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虽说按照“轮理”,“常人”是“垃圾”、“低能儿”、“道德败坏的人”,“在高层次上看,常人在社会中简直就是和泥,不嫌脏,在地上和泥玩呢(自《转法轮》),明眼人都知道那些割舍了“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走在神的路上“真修弟子”是嫁不得许多“大法”弟子因执着于去情断欲”的“轮规最终弄得人不像人、家不成家就是教训。李洪志为维护所谓“轮规”“佛面”不惜“乱点鸳鸯谱”闺女往火炕里推纵使赠与五套豪宅、亿万家财又有何用呢?女儿又怎会甘心呢?看来“神仙”的女儿愁嫁啊!  

  妹夫苦恼“主佛”太毒   

  大妹李君的前夫曾利用工作便利,帮李洪志倒卖自行车赚了一大笔钱,事后有些害怕,李洪志挖苦说,奎这种人,办不了大事,现在这社会,脸皮厚,才吃得够;脸皮薄,吃不着,一副忘恩负义、吃奶骂娘的无赖嘴脸与李君闹离婚,李洪志全然不顾刘奎曾帮助自己抚养母亲、解决工作困难等情义兴师动众刘家奎办公地点大吵大闹,最终抢走了外甥女刘畅,弄得刘家奎妻离子散、痛苦不已难怪刘佳奎后来接受采访时感叹,李洪志贪财好色,忘恩负义“他的那一套根本就不能相信(自《李洪志妹夫揭发李洪志》)  

  二妹李萍的前夫孙森伦在李洪志潦倒落魄时,主动负担李洪志全家的吃穿用玩,照顾地无微不至;李洪志在龙莲寺斋堂教授他人气功期间,一直陪同左右,毫无怨言地充当翻译和“义工”,可以说是李洪志的大恩人。然而,当孙森伦发生车祸容貌变丑后,李洪志怕他影响“大法”形象,就不再让出席各类活动;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孙森伦事业遭受挫折、濒临破产,最需要支持和帮助之时,李洪志不仅不旧情施以援手,反而落井下石、恩将仇报,不断教唆李萍离婚最终使孙森伦落了个妻离子散的悲惨下场李洪志心肠之狠、手段之毒令人乍舌  

  俗话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李洪志为了一己私利,不顾父母恩情、人伦亲情肆意玩弄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伎俩甚至还恬不知耻地抛出每一生每一世你有多少父母,有多少妻子儿女、姐妹兄弟呀《法轮佛法悉尼讲法》),今生我是你的亲人,来世那说不定又是谁的亲人呢,咱们就是一世的缘分就像住客栈一样,小住一宿,明天散伙,谁能代替谁呢(《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歪理邪说弄得“佛亲”们哭笑不得、闹心不已。哎!没办法啊谁让你们摊上李洪志这个脸皮厚、心眼黑、歪理多的亲戚呢?  

分享到:
责任编辑:舍得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