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国外邪教>奥姆真理(Aum Supreme Truth)
奥姆真理教
作者:童 言 · 2014-06-13 来源:凯风网

  奥姆真理教 

  日语原文 オウム真理教   

W020140613398318738255                

    站立者为号称能"漂浮,心灵感应,通晓未来"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大师已被宣判死刑喀嚓)   

W020140613398319018745                

    日本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发生现场   

  沙林是一种神经毒气,无色液体,具有苹果香味,能使自主神经系统的交感神经与副交感神经立即失去平衡的毒气。 


               

W020140613327826700212                

 

  沙林可经由皮肤、眼睛接触、呼吸道的吸入或由口食入等途径危害身体,它在极小浓度就可以发挥极大毒性。即使非致死剂量的沙林侵入人体,也会造成瞳孔缩小、在暗处视力困难、胸部紧塞、头痛、恶心以及呕吐等症状。而且这些毒性会在体内累积,如果更大浓度时会使人晕眩、焦虑、心智损伤、肌肉痉挛、呼吸困难,最后导致死亡。  

  叫嚣武力征服世界的奥姆真理教 

  1995年,日本有两件大事震惊了整个世界。一是造成5000余人死亡,3万多人受伤,34万人无家可归的天灾——大阪神户大地震;一是造成11人死亡,5500余人受伤的人祸--东京地铁毒气案。此案有180多人受到起拆,428人被捕,是日本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刑事案件。作案者是日本的邪教--奥姆真理教。  

  押送被告麻原彰晃的车驶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  

W020140613327826846342                

  前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被判处死刑    

               

W020140613327826876064                

  日本警方在东京地方法院前严加警戒   

W020140613327827169313                

  麻原彰晃被判死刑的新闻立即成为日本的媒体头条   

W020140613327827361858                

  真理教鼓吹自己的所谓得道境界,号称是最宇宙之教,解脱之教  

  据国外媒体报道,麻原创立奥姆真理教后,曾前往印度拜见达赖喇嘛,借以“镀金”。达赖为他向日本有关部门出具证明,称奥姆真理教上“大乘佛教”,是有益于公共道德提高和人们身体健康的宗教团体。麻原利用这封信提高自己和奥姆真理教的身价,招摇撞骗,自称得达赖的真传而具有神奇力量,是“达赖的接班人”,并向东京都政府申请登记。这样,奥姆真理教于1989年顺利得了宗教法人地位,成为合法的宗教。作为回报,麻原每年都向达赖提供大量金钱,作为活动经费。麻原制造了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后,达赖还公开为其辩护,可见他们之间关系非同一般。  

  通过神秘主义宗教宣传,编造了一些所谓理论和教义 

  通过神秘主义宗教宣传加科技研究的诱惑,奥姆真理教迷惑了许多人。在日本,奥姆真理教共设立了29个支部,有1万多人加入了该教。在美国纽约、前苏联首都莫斯科等地设立了4个支部。据俄罗斯政府调查,仅在俄罗斯的信徒就在3.5万人之多!   

  

W020140613327827592489                

 
               

  骗子们当年拍摄的用来麻痹民众的宣传图片 

 

W020140613327827612437                

  奥姆帝国                  

  

  

  

  

  

  

  

  

  东就地铁事件                  

  

  

  

  

  引用                                          

  ◇「3大事件」の主な被告の裁判状況

  弁護士 松本 地下鉄

  松本 智津夫 ● ● ● 地裁死刑判決

  中川  智正 ● ● ● 地裁死刑判決

  土谷  正実 ○ ● 地裁死刑判決

  横山  真人 ● 地裁死刑判決

  林  泰 男 ○ ● 地裁死刑判決

  豊 田  亨 ● 地裁死刑判決

  広瀬  健一 ● 地裁死刑判決

  杉本  繁郎 ● 地裁無期懲役判決

  垣 本  悟 ● ● 地裁死刑判決

  中 村  昇 ● 地裁無期懲役判決

  新実  智光 ● ● ● 地裁死刑判決

  遠藤  誠一 ● ● 地裁死刑判決

  井上  嘉浩 ● 高裁死刑判決

  岡崎  一明 ● 死刑確定

  外崎  清隆 ● 高裁無期懲役判決

  北村  浩一 ● 高裁無期懲役判決

  早川 紀代秀 ● 高裁死刑判決

  林  郁 夫 ● 無期懲役確定

  冨 田  隆 ● 懲役17年確定

  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发生后,日本警方以涉嫌绑架、非法监禁、非法研制麻醉药物、秘密制造枪支、杀人和杀人未遂等罪名在全国通缉麻原及其亲信,共逮捕嫌疑犯428人。日本检察部门经过调查侦察,断定此事及过去发生的一系列杀人案件都是奥姆真理教所为。以杀人罪对麻原等180名嫌疑人进行起诉。这些人共涉嫌犯罪案件共80起,麻原本人涉嫌包括6起杀人案在内的17起案件。 1995年10月30日,东京地方法院根据宗教法人法,判决撤销奥姆真理教的宗教法人资格,解散该教,随后封存了该教的资产。1996年3月28日,该法院认定该教资产无法抵消对受害者、受害者遗属及债权人的赔偿金,宣布该教破产。 为了加快案件的审查速度,1997年12月,检察院将起诉书中涉及的约3800名受害人减少为14人。经近4年的审理,东京地方法院将逮捕归案的奥姆真理教骨干先后处以死刑、无期和有期徒刑等不同的刑罚。将杀害板本律师一家的主犯判处死刑,这是日本首次对信教者判处死刑。将松本沙林毒气案和东京地铁毒气案的案犯分别判处无期徒刑和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法庭已对麻原进行了100多次公审,审理主要是以让嫌疑人在麻原面前对证的形式进行。几乎所有证人都说麻原是首谋。但麻原态度顽冥不化,至今不承认法庭对他的犯罪指控。由于麻原除制造地铁毒气事件外,还涉嫌参与17个案件,所以要等一审做出判决,估计需要10年之久。 鉴于奥姆真理教的一些违法活动间接受到宗教法人法的保护,日本舆论界强烈呼吁修改该法。各党为此在国会展开激烈的辩论。1995年12月8日,日本国会终于在执政党占多数的情况下,通过了宗教法人法修改案。但修改案只是在行政和财政方面加强了对宗教团体的监督管理,因事涉宪法中规定的“信教自由”和“政教分离”两原则,并未明确宗教团体的政治活动范围。尤其是未在有关法律中对邪教的概念予以明确界定,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日本司法机关对奥姆真理教的打击。日本公安调查厅认定,奥姆真理教具有建立以麻原被告为首领的祭政合一的专制政治体制的政治目的,今后仍有从事破坏活动的危险,向公安审查委员会提出了根据《防止破坏活动法》彻底取缔奥姆真理教的申请。但该委员会以今后存在明显暴力主义破坏活动证据不足为由,于1997年驳回了该申请。根据日本现行法律,日本司法机关对奥姆真理教的处理只能限于其触犯刑律的部分,无法采取进一步措施根治该教。如何加强对宗教团体尤其是新兴的宗教团体的有效监管,严历打击各种严重危害社会的邪教组织,仍是一个亟待解决的司法问题。  

  奥姆真理教的复活   

  由于日本政府未取缔奥姆真理教,仅取消了其宗教法人资格,所以该教仍可以以其他团体名义活动。  

  依旧有部分顽固分子在传播真理教 

  据日本警视厅官员透露,自麻原彰晃因17项罪名被关押、接受东京地方法院审理后,他的三女儿就“父去子继”,接任该教最高掌门人。此女今年才16岁,家住东京以东80公里的朝日村。1995年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施放毒气时,她才12岁,当时还是个孩子。按照日本法律,她本来应该入学接受教育,但其父犯案坐牢后,村民害怕她与他们的孩子接触,所以没上学。由于她是麻原彰晃1982年“被启蒙”,即“开悟”后所生的第一个女儿,信徒们认为她处于高超的精神境界,所以对她深信不疑,崇拜得五体投地,甘心伺奉,死心塌地地追随。 这位女教主首先重建了该教的领导机构。在教内设立“长老部”,作为该教团的最高领导机构,她任该部首脑。另外,还设立了领导信徒和对付新闻媒体的“胜议部”等11个部和负责修行音乐的“音乐班”。 最近,麻原的两个儿子也被奉为该教的小教主。 奥姆真理教利用国际互联网和“说法会”、“学习会”等座谈会等形式继续宣传麻原的说教,鼓吹世界末日说,称“核大战等人类最后的战争将要到来”,号召人们向她施舍财物;并千方百计收罗失去联系的旧信徒,招募新信徒,补充新鲜“血液”。 该教还大搞“以商养教”,通过教徒义务销售个人电脑筹集活动经费。据日本警方公布的资料,奥姆真理教在日本全国设立的电脑销售店1997年的营业总额达40亿日元,1998年达70亿日元以上,纯收入达约10亿日元。他们用这些钱租借活动据点和购买设施。 经过短短几年的“冬眠”后,奥姆真理教已逐渐复活,到1997年12月1日已有约900名出家信徒和约1300名在家信徒。被警方逮捕的428名信徒中,已有380人刑满释放和通过保释出狱,其中约有200人回到了教团。该教据点、道场已由1997年的18处增至40多处。分布在东京、大阪等16个都、道、府、县。据1998年4月的一项统计,在一年时间内,该教举行了约60次由骨干分子参加的“说法会”,召开了3次有150人左右参加的讨论会。   

  继续从事传道活动   

  奥姆真理教的死灰复燃引起了日本民众的恐慌和警方的关注。日本最新舆论调查表明,90%以上的日本人对奥姆真理教的复活感到不安,近80%的人认为应该尽快修改《防止破坏活动法》,严厉取缔该教。一些地方的居民起来反对该教进入社区,一些自治体则拒绝受理该教信徒的迁入申请。已有12个道、府、州县的22个市区町村成立了居民团体和自治体之间的联络会,共同监视该教的活动。他们于今年7月1日,在东京都召开大会,通过决议,要求政府阻止奥姆真理教的活动。日本媒体也对该教进曝光,促使受蒙蔽的信徒觉悟,提醒人们不要上当受骗。日本警方则保持高度警惕,密切注视该教的活动,以防它再闹出祸国殃民的事来。据媒体报道,为了进一步依法防范和打击奥姆真理教等邪教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1999年11月18日下午,日本众议院以多数赞成通过了针对奥姆真理教的“团体限制法案”和旨在救助受害者的“破产特例法案”,并提交参议院审议。据日本政府官员称,制定“团体限制法案”的目的是消除伴随教团设施的扩大而引起的居民强烈的不安感和拒绝自治体进行居民登记等违法状况,其适用对象是在过去10年中曾有过大量滥杀无辜行为的团体。此法案规定:对此类团体将采取以下措施:对教团进行观察处分,可进入教团设施进行检查;教团有义务报告该组织成员的住所和姓名等;如果危险增大,则可以采取接管或禁止使用教团设施的措施,以防止再度发生不测事件。在防止不测事件方面,还可以采取禁止“骨干和成员根据其组织纲领进行指导活动”的措施。“破产特例法案”的目的是,在教团破产后,易于破产人员追回外流的财产,以便对在地铁沙林事件中的受害者提供救助。第一项法案,赋予了公安审查委员会对奥姆真理教等邪教组织进行部分干预的权力,有利于对邪教组织的活动进行限制、防范和控制,有利于对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进行深入侦察和及时打击,更有效地保护公众和国家利益。据日本媒体报道,这两项法案可能于1999年12月3日成立,预计2000年2月上旬,奥姆真理教将会受到公安厅长官的观察处分。日本立法机关针对奥姆真理教出台的法案,对于企图东山再起的该教残余分子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据报道,继奥姆真理教之后,日本又出现了一个害人邪教组织“生活空间”,它已造成了32 死亡。可以预计,在日本公众的强烈要求下,日本立法机关将会进一步完善有关法律,以彻底工除去奥姆真理教等教毒瘤,拂去笼罩在人们心头的阴影,保障人们平安地生活。 

 

   

 

从1994年起,日本警方即发现松本沙林事件等几起暗杀事件与奥姆真理教有关,决定于1995年初对该教会进行突击搜查。1995年2月,奥姆真理教又涉嫌绑架一公证事务所事务长,这更增强了日本警方的行动决心。因发生阪神大地震,警方将行动日期改为1995年3月22日。麻原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了警方的计划,感到不久其劣迹和黑幕就会暴露,所以更加丧心病狂。他决定给警察一点颜色看看,在首都中心制造混乱,阻止警察搜查。  麻原披着宗教的外衣,暗中从事政治活动,试图建立政治、神权一体化的奥姆帝国,统治日本和世界。该教自1987年成立以后,陆续在富士山下购买了大片土地,建立了一个国中之国——奥姆帝国。它的总部设在山梨县上九一色村。  麻原在教内模仿日本政府机构,建立了奥姆帝国的“政府”。他是“神圣法皇”。他12岁的三女儿任“法皇官房”长官。中川智正任“法皇内厅”长官。下设负责外交的外务省、负责收集情报的谍报省、负责警备的防卫厅、负责备战设施的建设省、负责化学实验的科技省、负责运输的车辆省、负责医疗的治疗省、负责细菌研究的厚生省、负责应付警方的自治省等17个省和东西、信徒厅以及负责文艺的圣音乐院。他妻子任“邮政省”大臣,16岁的长女任流通监察省的大臣。  麻原等人制定了“奥姆宪法”,又称“奥姆佛法”、“大宇宙圣法”。该法规定:麻原为“神圣法皇”,神圣不可侵犯;他根据“大宇宙圣法”,以拯救所有灵魂为目的,统治“真理国”;“神圣法皇”对于违反律令者,依“大宇宙圣法”处以刑罚;所有“真理国”的国民必须为灵魂升天努力修行,捍卫“大宇宙圣法”,服兵役。  据国外媒体报道,麻原非常崇拜中国和尚出身、参加白莲教起义夺得天下的明太祖朱元璋。他曾于1994年2月率80余名信徒组成“中国追寻朱元璋当年带兵打仗的足迹,幻想从明代这位马上皇帝的亡灵那里获取龙袍加身的经验和力量。  随着信徒数量的增加,麻原的宗教理念发生了质变。他越来越成为一个权力狂,在教团内部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和暴力强制统治。他以“真理”的宣传者、人类的最高精神导师和“真理国”的“天皇”自居,手握至高无上,生杀予夺的权力。他要求信徒们对他绝对服从,要脱离家庭,到教中生活,并奉献一切家财。他在布道时说:“你想实践真理,而你的父母子女要阻拦的话,跟他们断绝父子之缘好了。”在麻原的蛊惑下,信徒们纷纷弃家出走,或逼迫家长向该教献财,闹得家破人亡。  麻原他声称,不信该教的都要下地狱,脱离该教的也要下地狱。他用信徒捐献的钱在日本各地建立了集中营式的真理教村庄,强迫信徒在封闭的设施内进行集体修行,不准与外界联系;让信徒们不停地观看该教自制的有关地狱情景的录像带,促使他们进入虚幻的鬼神世界,以鬼神的威力对他们进行慑服;配制各种迷幻剂,让信徒们饮用,使他们产生幻觉,相信所谓的超能力,迷信麻原的神力,成为他服服贴贴的精神奴隶;还让他们过苦行僧一样的物质生活,进行肉体折磨,借此达到精神上的钳制。  对于不服从该教管制、试图退教、脱教、出逃的信徒,麻原等人则以恐怖手段进行镇压,不择手段地予以追回、绑架、惩罚、监禁,甚至强行注射麻醉剂、兴奋剂,或拷打致死。对于帮助信徒逃跑者和批判该教者,格杀勿论,并将杀人美其名曰“善行”。有位女信徒加入该教后,向教内奉献了6000万日元的家产。她的哥哥假谷清志十分不满,力劝妹妹退教。这下子惹下了大祸。麻原知悉后,于1995年2月派人在东京大街上将假俗清志绑架,秘密杀害。麻原在信徒中布置了耳目,有的教徒不堪忍受教内不人道的生活,萌生退教之意,马上就有人予以恐吓,进行惩罚;有的信徒因此而莫名其妙地从教中失踪了。他身边的伙伴们为之惊恐万分,不敢再露出半点退教念头。1989年,有位叫做板本堤的律师,接手为奥姆真理教受害人办理法律诉讼案,不久与妻子和儿子一起神秘失踪。原来是麻原策划进行报复,指挥手下人杀人灭口,于当年11月要了他一家4口的性命。  麻原十分虚伪,他要求信徒天天念诵他写的经书,只吃蔬菜、汤、米饭和香蕉,不准吃荤腥,而他居室里的冰箱中,却放着油炸明虾。他只准信徒们喝用电波处理过的特别水甚至喝他的洗澡水,并美其名曰“神奇池”,而他本人则喝橙汁。 1995年3月中旬,麻原与“厚生省”大臣远藤诚一、“科技厅”大臣井秀夫商量了制造新沙林的计划,并向远藤诚一下达了生产命令。3月18日,村井让中川智正将1400克制造沙林的甲基膦酸拿给远藤,指示中川与远藤尽快造出沙林,并称将在地铁中使用。19日晚,化学班头目土谷正实等人在上九一色村的远藤实验室制造出了六七升纯度为30%的沙林混合液,并得到了麻原的认可。远藤等人按每袋600克的标准将全部沙林毒液分别装进教会特制的尼龙聚乙烯袋子里,交给了村井。  村井任命“情报省”头目井上嘉浩为放毒现场指挥,挑选5名信徒为具体执行人,并向他们交徒了计划。几个人还讨论了放毒路线、车站和具体实施方法。村井提议:“既然要干,那就把沙林散发在离警视厅最近的地方。”而日本东京霞关地铁站是三条地铁线的交汇点,上面是日本中央政府所在地,日本警视厅就在附近。村井等人最后决定,于3月20日上午在日比谷、丸之内、千代田三条铁路线上同时散发沙林毒气。19日晚上,井上等 11人专门前去察看了即将放毒的地方,以保证万无一失。  3月20日凌晨,井上嘉浩在商店里买了7把雨伞,由“科技厅”次官将金属伞头磨尖。村井指示担任放毒的人届时将盛放沙林的袋子事先放在地铁地板上,取下外层的袋子,用伞尖多捅几个窟窿,然后马上下车。6时左右,这五人服用了预防沙林中毒的药后,与医生林郁夫一起出发。后者随身携带治疗沙林中毒药物和注射器,以备万一。           据统计,在日本有16000个非传统教团。如果这些教团也冒出几个麻原和村井之类的追随者来,岂不是更可怕吗? 詹得雄的一番话更令人深思:“西方社会的价值观基础是个人主义。如果一个社会的发动机,只是一个钱字,那么,没钱的时候,是否允许不择手段地夺取?到了有钱时候,又会有什么人生目标?这不仅是日本人,而且是世界各国人民都要思考的问题了——在新世纪即将到来的时候。” 有人分析,奥姆真理教的信徒都是社会边缘人物或者是无所事事的虚无主义者,在劳工运动、社会运动消退的情况下,转入自闭的“宗教加科学技术游戏”中。麻原的行径,似乎预示一个虚无无力的日本社会正在寻找毁灭性的“改造”途径。  还有人说,日本各种社会组织都是封闭的集团,里边都有一些类似麻原的人向其成员发号施令,要求他们绝对服从;人们一旦加入这些集团便难以脱身,并常被上级命令与家人分离到外地工作;还被强制吸烟、饮酒,所有这些均与奥姆真理教差不多。所以说,该教只不过是日本社会的缩影。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说:“日本人崇拜天皇,也敬畏大小‘天皇’,因此,即使是个半瞎的人,只要他自称有特异功能,又有一定的领袖魅力,他就可以成为他们心目中的‘天皇’,接受命令,视死如归,而麻原彰晃就这样建立起他的‘奥姆帝国’。” 也有人说,现代日本青年对于受穷有一种浪漫主义的想法,而奥姆真理教不让吃饱饭并进行苦行僧式训练,对于他们有一定吸引力。  有人说,70年代以后,日本家庭关系削弱了,父权也削弱了,追求一个有神授能力的宗教领袖,可以使年轻人获得一个替代父亲。  有人说,经过战后50年的重建与复兴,日本已成为世界强国,但近年正经历历史上时间最长的经济衰退,政局则因金钱政治而动荡不安,国民心理受到很大的冲击,社会出现了信仰危机。战后各种神话破灭,导致日本战后繁荣的价值已经丧失,人们什么也不信了。尤其是在日本空前富裕时期长大的青年人,虽然物质生活丰富,但在激烈竞争的社会中,从小就面临升学的压力,心灵异常空虚和孤独,丧失了现实感,犹豫彷徨,犹如漂在大海上,不知何去何从,异常苦闷。许多人感到在事业上没有出路,他们不再追求某种理想,而是等待上天的启示,一有旁门左道召唤,便投入其怀抱。如奥姆真理教的化学专家土谷正实,虽然考上了筑波大学,但感到在学问和事业上没有出路,便加入了奥姆真理教。  麻原只不过是个文化粗浅、口出狂言的盲人。为何会有那么多高学历、家境富裕的人拜倒在他脚下,有的甚至不惜身家性命?还有,当死者家属为被毒气致死的亲人痛苦万分时,日本很多少男少女却成了奥姆真理教32岁的发言人、稻田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佑史浩的追星族,他们为他高挑俊秀的长相、超凡的口才所倾倒,认为他讲的话是对的。这到底为什么?实在令老一代日本人感叹唏嘘,深为日本下一代将走向何处担忧。  血安之后的反省     得知麻原被抓的消息后,他在老家的父母深感耻辱,通过新闻界向国人谢罪,称“相信他必须负起责任,接受惩罚。” 4月27日,警厅向全国发出通缉令,搜捕麻原。5月15日,警方以“杀人和杀人未遂罪”,一举逮捕41名骨干信徒。井上在东京被警方拘捕,警方查到了他指挥带领他人在东京地铁放毒的物证,并断定麻原仍在上九一色村。5月16日,几百名警察冒着大雨前往该村逮捕麻原。自卫队防化和航空部队处于待命状态。警察用焊枪打开麻原居所紧闭的大门,但不见麻原的踪影。最后在麻原住的楼上发现二楼与三楼之间有个密室,拆开厚厚的挡板一看,麻原正身穿紫色长袍,在里边打坐。当警察宣布拘捕令时,这位猖狂一时的“法皇”竟装糊涂反问:“一个像我这样的盲人能干出那样的事吗?好吧,我跟你们走。”医生要为他查体,他还摆出教主的架子:“别碰我,即使我的信徒我都不准他们触摸我。”最后,麻原被警察押上了警车。  本来,日本一向以安全记录好而自豪,在犯罪率很高的西方社会里俨然是个安全岛。然而,在它的首都不但发生了美欧等国从未发生过的沙林毒气事件,而且竟连负责保护公众安全的警察机关的最高领导人生命也受到了威胁。这不亚于1945年广岛原子弹爆炸,严重动摇了日本人的自信心。日本一位社会和宗教事务专家称:“我们可以说这是一次民族危机。”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对枪击事件十分震惊,他对记者说:“我们不会原谅这种最为卑怯的犯罪。我们长期以来曾一直认为,日本与世界上其他国家不同,它是一个安全的国家。我已下令警方竭尽全力抓获嫌疑人。” 纷至沓来的恶性案件,如一片片阴云笼罩着日本这个岛国。一时间整个日本一片惊恐,人人谈毒色变,纷纷购买防毒面具。各种防毒面具供不应求,一些厂家乘机做起了防毒面具生意。东京都内更是人心惶惶,地铁几乎没人敢坐。奥姆真理教与日本传统“三怕”地震、火灾和打雷一起成为日本人的“四怕”。  同日,被激怒的麻原像被围困的野兽一样,发誓做最后的挣扎。他通过莫斯科电台向信徒们发出决战的号召:“来吧,共同推进我们的拯救计划。同时,问心无愧地迎接死亡。”果然,3月30日,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厅长官国松孝次在家门口遭蒙面枪手枪击,身受重伤。一家电视台则收到匿名信,说枪击事件与毒气袭击有关。4月13日,该教一名信徒在电视台接受采访时发出警告,一场比神户大地震更严重的灾难即将来临。4月19日,横滨火车站遭毒气侵袭,300多人中毒。接着发生了新宿地铁毒气事件和东京都厅大厦爆炸事件。4月23日,奥姆真理教第二号人物村井在该教总部门外被刺身亡。  警方经过缜密调查取证,将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定性为“奥姆真理教有组织的恐怖事件”,并决定予以歼灭性的打击。3月22日,2500名警察和自卫队防化部队包围了富士山脚下的奥姆真理教总部并在全国范围内对该教25个据点进行搜查。12000名陆上自卫队员、10架反坦克直升机、1个伞兵团处于待命状态。在上九一色村,他们用焊枪打开了三座大库房,里边各种化学药品和化学仪器应有尽有,还有制造枪械的车床。仅有毒化学制品就数百吨,其中包括制造沙林的化学原料、制造生物武器的细菌(其中有肉毒杆菌细菌,这种细菌1克即可置100万人死亡!)。在600多个比煤气罐大的金属密封桶里面,还装着可以稀释沙林的溶剂和其他化学药品。  据国外媒体报道,日本警方早在1989年板本律师失踪案发生时,就开始怀疑并盯上了奥姆真理教。此后,由于脱离该教的信徒不断被诱拐和绑架,日本警察厅于1992年4月向全国各都道府县警察机关发出绝密通知,要求注意收集经常引发社会问题的某些新兴宗教的情况。东京地铁事件一出,警方马上断定是奥姆真理教所为,并立即对奥姆真理教进行调查。由于奥姆真理教属于登记的宗教团体,受到“宗教法人法”的保护,为了避免干涉宗教自由之嫌,日本警方采取维护治安和查处刑事犯罪等借口,如调查失踪人口、指控该教人员无执照驾驶车辆、违反交通规则,涉嫌绑架等,对200多名嫌疑人进行逮捕讯问。  8时左右,正是上班高峰,车厢里坐满了人,五名放毒者按原计划行动,在地铁上捅破盛沙林的尼龙袋子后马上逃离。沙林毒液溢出,迅速散发开,车厢里一片白雾。日本警方迅速封锁现场,组织抢救。但仍有12名乘客命丧黄泉,5500名乘客中毒受伤。  
分享到:
责任编辑:孙鹏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