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文化观察
图解中日甲午战争全过程(高清组图)
2014-07-10 来源:新浪 校对:周原

 

  从丰岛海战爆发到《马关条约》签订,在8个多月的时间里,日本人将中国陆军一路从朝鲜牙山追到中国东北,直逼大清龙兴之地沈阳。经历三场海战之后,装备先进的北洋水师也全军覆没。而条约签订之后,被清政府割让的台湾岛,却进行了更为惨烈和英勇的抗争。

  1894年2月,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朝鲜向清朝驻朝钦差袁世凯提出派清兵入朝镇压。李鸿章首肯。日本以保护公使馆和日侨为名,抢先完成军事部署。俄国和英国干涉未果,最终清日开战。

 

  朝鲜人金玉均被杀加速了战争爆发。金玉均力图仿效明治维新改革朝鲜政治,失败后流亡日本。1894年3月在上海被朝鲜刺客遇害,清政府根据朝鲜的请求将其尸体送回朝鲜,孰料尸体被凌迟,引起日本朝野不满。“征韩论”、“征清论”甚嚣尘上。图为金玉均遇刺图。供图:《清日战争》

 

  1894年6月3日夜,李鸿章签发赴朝命令。从6月6日起,太原镇总兵聂士成、直隶总督叶志超和总兵夏青云分率士卒从大沽和山海关出发,前往朝鲜牙山。到25日,屯驻牙山清军人数为2465名。图为赴朝清军在大沽港出发前情形。供图:《清日战争》

 

  6月5日,日本战时大本营在参谋本部成立。6月12日到18日,混成旅团第一批先发部队完成了仁川登陆的军事行动。28日,兵员增至8000名,驻扎汉城。日本军队不但人数多于清军,驻扎地点也比地处偏僻之地的牙山更具优势。供图:华辰影像

 

  日本派大兵入朝惊动了清政府,后者寻求退兵方案。袁世凯与日本驻朝公使大鸟圭介达成“即时同时撤兵”的口头协定,大鸟并未签字。俄国和英国也要求中日撤兵,但这都没能阻止日本的意图。图右为袁世凯和大鸟圭介谈判现场。供图:《清日战争》

 

  朝鲜皇帝高宗软弱无能,闵妃当权。高宗父亲大院君与闵氏一族恩怨深重,于是决意与日军合作。1894年7月23日,日军与朝鲜王宫卫队发生战斗。大院君建立了亲日政权,宣布废除与清政府的所有条约,并邀请日军驱逐在牙山的清军。图为大院君拥护大鸟公使入城图。供图:MIT

 

  1894年7月20日,清政府雇用英籍商船爱仁、飞经鲸、高升号三艘船,向朝鲜发援兵。在北洋战舰护卫下,三艘商船往返于中国和朝鲜之间。7月25日,丰岛海战爆发,拉开甲午战争的序幕。丰岛海战使清政府在朝鲜的兵力呈劣势,严重影响了后来的战局。

 

  在清政府向牙山增兵之前,7月19日,日本海军做出调整,桦山资纪出任海军军令部长,海军常备舰队和西海舰队合并成“联合舰队”,伊东祐亨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图为集结在吴军港的联合舰队战舰。供图:华辰影像

 

  7月25日清晨,丰岛海面,天气晴朗无云。日本舰队吉野、浪速、秋津洲三舰发现了济远和广乙舰。7时52分,战斗打响。结果是济远舰重伤、广乙舰沉没、操江号被俘。济远舰逃回旅顺港,操江号不战而降,后被编入日本联合舰队。图为下沉中的广乙号。供图:华辰影像

 

  在丰岛海战中,一艘悬挂英国国旗的英籍商船高升号通过战斗海域。船内载有1200余名清兵、菲律宾人3名、水夫64名、西洋人8名。日舰浪速号下令捕获高升号。清军官兵拒绝投降。浪速开炮,高升沉没。

 

  在高升号沉没的过程中,日本人只营救了船长等4名西洋人,1000多名清兵溺死。逃生的清兵也遭到日舰水兵的射击。左图为高升号上的清兵,右为第二天,法国小炮船雄狮号救助落水的40多名清兵,后将他们送回烟台。

 

  平壤战役,清军在无谋的败退中伤亡惨重。清军各部队陆续越过鸭绿江退至满洲境内。各国从军武官描述清军:“尽管清军拥有洋式精良装备,但战术陈腐,将官和兵士缺少军人应有的斗志。成欢和平壤之战一日即败,溃不成军,清军是一支不堪一击的军队。”

 

  朝鲜王宫之战后,大院君请求日本驱逐清政府在牙山的军队。聂士成认为牙山乃绝境,率部分军队移师成欢布阵。清军主帅叶志超坐镇聂军后方。成欢之战,清兵不敌日军优势兵力。叶志超按兵不动没有增援聂军,聂军只好遁逃。图为日军与清军在牙山激战。供图:MIT

 

  在成欢与清军对阵的是日本大岛混成旅团,步兵3500人,骑兵47骑,山炮8门。成欢之战后,日本驻朝公使大鸟圭介和朝鲜国王的敕使,在万里仓临时修建凯旋门,隆重迎接大岛部队。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从成欢败退的清军丢尽了粮草,沿途洗劫朝鲜百姓。朝鲜百姓改变了立场,视清军为仇敌,开始对日军表现出友善的态度。此时,李鸿章派出的卫汝贵、马玉昆、左宝贵和丰升阿四路大军正分别从海路和陆路奔赴平壤。图为败退的清军刺伤手无寸铁的朝鲜百姓。

 

  1894年9月15日,平壤战役打响。清军现状并不乐观,李鸿章任命败将叶志超担任在朝清军总指挥,引起卫汝贵、马玉昆、左宝贵和丰升阿各将领不满,军内风纪涣散、士气低下。但在战争进程中,清军凭借堡垒防御占有较大优势,打退日军多次进攻。图为平壤战役图。

 

  平壤牡丹台是清军的有利阵地,清兵弃守。左宝贵见状换上御赐朝服,亲操火炮发弹,不幸身亡。图为左宝贵部与日军激战玄武门。供图:MIT

 

  主帅叶志超率先主张退兵,各路将军除马玉昆主张抗敌外,其他将领都同意放弃平壤。大队清兵毫无秩序,争相出城。那些白日里勇猛的兵勇,在怯懦的将领的命令下丧生。第二天,日军占领平壤,抓俘虏,开设野战医院,也为清兵治疗。图为野战医院里的清兵俘虏。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1894年9月17日中午,中日两国舰队主力在黄海大东沟相遇,展开大规模海战。这场海战惨烈至极,双方水兵都拼死一搏。战后,日本坦陈,战斗的胜负不能简单评价。

 

  根据丰岛海战的教训,为防火灾,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命令各舰仅留一艘舢板艇,可燃物品、装备一律拆除。甚至定远、平远、镇远的12英寸主炮炮顶的防弹钢板罩,也一并拆除。图为日本人绘的黄海海战图。供图:MIT

 

  黄海海战进行了5个小时。日本方面,海军最高长官桦山资纪亲自督战;清朝方面,水师提督丁汝昌也亲自指挥。北洋水师经远、致远、超勇三舰沉没,扬威、广甲自沉,定远、镇远、来远等战舰受伤;日舰松岛、赤城、西京丸被重创。图为战斗中的致远舰。

 

  海战中,定远舰上火灾四起,同时,海水入舱。致远舰为保护旗舰定远,用猛烈火力诱敌攻击,以防定远沉没。最终致远中弹,管带邓世昌欲与敌舰冲撞,途中舰体中部爆炸,240余名官兵阵亡。图为致远舰官兵合影。供图:《清日战争》

 

  日军赤城舰担任保护西京丸的任务,桦山资纪就在西京丸上。赤城舰中弹30发,死11人,包括舰长坂元八郎太。图为战后赤城舰上的水兵。供图:华辰影像

 

  平壤战役失败后,清军在鸭绿江防线部署了两路兵力,右翼总指挥为宋庆,左翼总指挥为依克唐阿。造成同一战区两将其头、无最高都统指挥作战的局面。主将宋庆无将才,清军各支部队诸将均不服气。虎山一战,清军战前怯敌,连续丢失九连城、安东两座重镇,大量武器弹药被遗弃。

 

  日军在鸭绿江建造舟桥,仅一夜之间,就在鸭绿江上完成了一座193米的临时军桥。图为日军度过鸭绿江。供图:MIT

 

  1894年10月25日,日军第三师团先头部队在虎山战斗中遭遇清军增援部队抵抗,最后清军溃败。10月29日,日本第一军大部队跨过鸭绿江,踏上中国东北的土地。供图:《清日战争》

 

  清军虎山守军退入九连城。日军决定26日攻打九连城。然而,城内空无一人,九连城已是空城。原来,右翼指挥官宋庆已率兵退向凤凰城。安东守备军也随之撤离。九连城清军退走,丢却大量辎重。图为日军缴获清军的战利品,包括山野炮78门,步枪4400支及大量粮草。供图:华辰影像

 

  退至凤凰城的部队,士气极度低落,其中四分之一的士兵没有兵器,大炮和枪支弹药在撤逃时被丢弃。宋庆认为士气短时间内难以振作,凤凰城的地势不宜防守,于是下令舍弃凤凰城退守摩天岭。图为撤退路上的清军。

 

  日本近代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登陆作战在辽东半岛展开。11月6日,金州失陷。其后,大连湾诸炮台阵地也被占领。占领金州后,日本在此推行了一系列安民政策,没有破坏战地的经济环境。

 

  金州地方防备脆弱,清军在金州有三支部队,兵力约三千,没有统帅。10月24日,清军抓获数十名侦探,才得知日军三万大军已经开始登陆,将进攻金州、大连和旅顺。图为日军攻城图。供图:MIT

日军在花园口登陆。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金州城墙高六米,宽五米,是清军防守御敌的主要屏障。金州战斗中,城墙各处女墙被日军炮火摧毁,青砖散地。攻城时,城门被日军工兵爆破炸开。图为本占领后的金州城墙。

 

  为躲避日军,清兵随身的行囊内大都事先预备普通百姓的衣服,在逃跑时换装混入百姓之中。图为金州城内,被俘的清兵,他们穿着百姓的服装。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日军中士兵大多数信奉佛教,宗教在甲午战争中法会了重要作用。大本营批准日本宗教界佛门各派亲往战地布教的请求。图为金州,日军从军僧侣举办战死者追吊法会。供图:华辰影像

 

  金州城北门内的日军兵站医院。兵站收容的伤兵,多是失去战斗能力的人,经前期救治后再向后方转运。图为日军雇用当地百姓的驴马车,将重伤员向后方转移。供图:华辰影像摄影:小川一真

 

  占领金州后,日军第二军在金州的行政机构发布若干安民告示,恢复了地方秩序。图为金州城原副都统府前,行政机构开设的粥棚。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丰岛、黄海两战败北以来,北洋海军士气大落。日军花园口登陆时,为避免日本陆军和联合舰队夹击,北洋舰队全部撤离旅顺港,躲入威海卫。11月16日,驻守旅顺港一直让日舰感到威胁的8艘鱼雷艇也被调回威海卫,旅顺海上防御技能完全丧失。旅顺失陷后,日军以捕杀清军为名,实施屠城。

 

  1894年11月7日,旅顺守军得知金州、大连湾失陷,连续三日目睹了从东面溃退下来的败兵,狼狈之相让旅顺守军震惊和沮丧。旅顺陷入极度混乱状态。图为旅顺口激战之图。

 

  旅顺汇聚了各路人马,但北洋大臣李鸿章没有任命统帅。诸将争论不休,失去了在外围阻击日军的最佳时机。只有徐邦道、姜桂题、程允和三将主战,其余将领萌生退意。图为旅顺庆字军正营军舍。供图:华辰影像摄影:小川一真

 

  深夜,清军派遣的侦察兵,在石嘴子日军营地附近窥探军情,被日军哨兵发现,射杀三人,活捉两人。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日本炮兵部队携带可分解的山炮到达方家屯附近,向清军阵地开炮。图中炮兵观察官正在瞭望弹着点,修正炮击精度。供图:华辰影像摄影:小川一真

 

  椅子山炮台位于水师营西南,有炮台三座,与小案子和大案子山炮台遥相呼应,是旅顺西线防御重点。图为被占领的椅子山第三炮台,炮台内清兵尸体散乱。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摄影:龟井兹明

 

  黄金山炮台用大块方石建筑而成,门头题字“北洋锁轮”。炮台大炮炮身刻字1881年,为旧式炮械。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摄影:龟井兹明

 

  日军占领旅顺后,鱼雷局被海军接管,在鱼雷舱内发现清军丢弃的成品鱼雷。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摄影:龟井兹明

 

  在土城子战斗中,清军取胜。清兵割下战死日兵的首级,返回旅顺。自从战争以来,日军首次受挫败战,深感耻辱,加上清兵割取头颅事件,激起日军上下向清军复仇的愤怒之火。日军连续三日在旅顺市街以捕杀清军为名,实施屠城。图为1895年2月2日,《图片报》刊载的日军屠城照片。

 

  因担心招致国际舆论的谴责,日军征用军夫和中国人组成抬尸队,埋葬、火化尸体。图为1894年11月24日旅顺口北方郊外的埋尸现场。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摄影:龟井兹明

 

  11月21日,仅一日之战,号称远东第一要塞的旅顺便落入敌手。清军统领无法控制大军崩溃的局面。在日军的追击下,清军朝金州方向败走。供图:《清日战争》

 

  在日军强大攻势下,海陆清军士气完全丧失,内部上下发生了严重的降敌骚动。2月12日,程璧光前往日舰交涉投降事宜。当夜丁汝昌、刘步蟾和刘公岛陆军指挥官张文宣先后自杀。17日,联合舰队伊东司令官和威海卫道台牛昶昞在《降服规约书》上签字。日军释放大清海陆降兵四千余人。

威海卫战役,日军占领刘公岛之图。

 

  1895年1月20日,驻防威海卫的清军报告,日军在荣成湾大举登陆。清政府后悔没有提前抽调兵力增强山东防务。朝廷下令急速派兵往威海卫增援。山东各地的清军向威海卫一线集结。图为增援军队在莱州附近,向烟台芝罘湾进发途中。

 

  龙庙嘴炮台是日军进入威海卫港的主要夺取目标。丁汝昌在视察防务时指出,一旦炮台落入敌手,大炮就会变成敌军攻击北洋舰队的武器,建议将大炮闭锁器卸下,遭到陆军总指挥戴宗骞的怒骂。最终丁汝昌的担心变成现实。图中是被日军炮火摧毁的龙庙嘴炮台。

 

  龙庙嘴炮台遭到日军炮火重创。道路附近废墟中,散落着清军士兵的尸体。供图:华辰影像 摄影:小川一真

 

  在当地人引导下,日军查看赵北嘴炮台现场。清军守军退走时,对炮台设施实行了全面破坏。图中右侧是两门28厘米大口径巨炮,其余是24厘米口径大炮。供图:华辰影像摄影:小川一真

 

  驻守威海卫摩天岭阵地的清军曾经奋勇杀敌,日军大寺少将在战斗中阵亡。图为被清军丢弃的摩天岭陆战堡垒阵地,阵地上有9厘米克式野炮8门。供图:华辰影像摄影:小川一真

 

  威海卫港西岸黄土崖炮台,2门21厘米口径克式大炮,在清军逃离时自爆破坏。威海卫炮台相继失陷。供图:华辰影像摄影:小川一真

 

  1895年2月5日凌晨,日军两队鱼雷艇夜袭北洋舰队。旗舰定远号被鱼雷击中,在海湾内搁浅。2月6日凌晨,日军鱼雷艇再度夜袭,来远、威远、水雷敷设艇共三艘被鱼雷击沉。图为定远号沉没。

 

  两次夜袭后的2月8日,刘公岛已成为一座孤岛,完全暴露在日本的炮火之下。北洋水师战舰四处躲避,被动挨打全无招架之力。清军九艘鱼雷艇中的八艘被日舰围堵俘虏。北洋水师全军覆没。丁汝昌自杀。图为靖远号沉没。供图:华辰影像摄影:小川一真

 

  丁汝昌死后,刘公岛道台牛昶昞代表威海卫大清陆海军,前往松岛舰与伊东祐亨谈判。图为谈判场景。

 

  按照清日两军降伏协议,刘公岛降伏清兵先乘船摆渡至威海卫港集合,然后从陆上遣散。图为下船登岸的刘公岛陆军将士。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摄影:龟井兹明

 

  宋庆军自败退鸭绿江后,一直在凤凰城、摩天岭、海城与日军周旋。中日双方在辽东半岛分别投入2万作战部队在缸瓦寨、盖平、海城、营口、牛庄、田庄台间展开激烈战斗。辽河会战的结果,使得日本在谈判桌上取得了更大的筹码。

 

  日军向盖平进发的过程,行军途中历经艰辛,极度寒冷使将士冻死冻伤的情况非常严重。图为盖平大战图。供图:MIT

 

  海城是甲午的主战场之一。海城被占领后,清军一共发动了五次争夺战,都以失败告终。日军在海城一线有效牵制了清政府作战主力,为确保第二军夺取威海卫、歼灭北洋水师提供了宝贵时间。海城属于富庶之地,民房多用上等砖瓦,建筑令人叹服。

 

  牛庄一战,是甲午战争爆发以来进行的规模最大、最残酷的肉搏战。清兵纷纷躲入居民家中,利用街巷展开巷战。战斗从上午10时到下午5时,约1万清军突出包围,溃向田庄台。室内留下残垣断壁。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在辽东作战中,日军军纪井然。图为一支炮兵中队经过普兰店城镇时的情形。严寒之中,士兵和军马都被安排在院外未入人家。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摄影:龟井兹明

 

  1895年3月6日,营口港陷落。日军进入营口时,这座城池已空,清军主力已经退至田庄台。第一师团占领营口的海防炮台,炮台宏伟壮观、完好无损。炮台正面阶梯建筑中央主炮炮座,周围配置各式侧炮台座。

 

  1894年11月起,清政府开始探索和谈的可能性。为避免招致西方列强的武力干涉,在美国人的斡旋下,日方接受和谈。和谈进行了两轮。日本在《马关条约》中获得巨大利益,令西方列强震惊。俄、法、德三国联合干涉。日本最终归还辽东半岛,清政府支付3000万两换取。

 

  张荫恒率领的中国赴日求和师团在“中国捷运”号英国皇家邮轮上。图中外国人为美国前国务卿、中国师团顾问福斯特。日本代表对张荫恒和湖南巡抚邵友濂的任命书提出质疑,认为他们的官爵、资历和名望欠缺。张荫恒和邵友濂无功而返。

 

  1895年3月14日,李鸿章这位身系国家命运的73岁老人,带着皇帝“承认朝鲜独立、割让领土、赔偿军费”的授权,踏上赴日和谈的苦涩之旅。图为李鸿章离开中国去与日本谈判。

 

  日本明治神宫藏画“下关讲和会谈场景”。会谈初日,李鸿章发表了感慨的演讲,认为本次战争让永眠的中华开始觉醒。4月17日,双方签订《马关条约》,将中国割让台湾岛及其附属各岛屿、澎湖列岛与辽东半岛给日本,赔偿日本2亿两白银,允许外国人在华投资开矿办厂。

 

  清政府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日本随即以接受割让领土的名义出兵台湾,实施了一场凶暴的掠夺战。台湾作为清政府的领土被抛弃,台湾成为一叶被遗弃的孤岛。台湾民众为保护自己的家园,与日军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战争。台湾的抗日民众,战死者、被抓捕处刑者,总数达一万四千人之众。

清日两国军队在澎湖作战。

 

  海军新编“南方派遣舰队”组成陆海混合部队,逼近澎湖列岛,向岛上的两座炮台发起进攻。图为澎湖岛西屿西炮台和湾内停泊的日军舰队。供图:华辰影像

 

  澎湖岛马公城本名“妈宫”,图中日军在马公城下宿营。背景中的城墙宏大美观。供图:华辰影像

清政府位于台湾基隆港海关官邸,西洋式格调。官舍背靠后山的左方,筑有清军海防炮台。

台湾淡水溪的日军。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台湾岛东港兵站司令部。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台南北门外,纪念战死者的仪式。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1896年4月1日,日本台湾作战结束。日军侵台斗争之惨烈,远远超过清政府本土作战规模。台湾人面对凶残的日军,在绝境中孤军奋战了10年。台湾军民死亡总数达17000余人。图为台北淡水河畔。供图: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元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