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专题>528二周年专题>图集
全能神邪教拐走了我的妈妈
作者:白洁 · 2015-04-21 来源:凯风网

    妈妈因情感伤害而走入“神的教会”

  我叫李妮,女,今年30岁,是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人。我的父母亲都是农民,只有小学文化。家里有哥哥和我两个孩子,而妈妈多年来体弱多病,维系生活的农活儿主要靠爸爸。我的爸爸个子很高,脸上表情永远没有笑容,我和哥哥从小在爸爸的“棍棒教育下”长大,这使我们都很怕他。爸爸还非常爱喝酒,酒后就会对妈妈和我们兄妹俩开始“棍棒教育”。等上了中学后,爸爸打我们的次数减少了,但妈妈还是要面对“嗜酒”的爸爸。因为妈妈是一个传统妇女,按照传统习惯,她一直忍受着爸爸的家暴。她认为自己的命不好,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上高中以后,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成为了妈妈唯一能倾诉的对象,她跟我聊起她自己这些年的生活,常常会不经意地流下眼泪……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05年7月,哥哥从职业技术学校汽车维修专业毕业后外出打工,经过几年的努力,2008年在呼和浩特市武川县开办了自己的汽车维修厂。我中专毕业后在外地打了几年工,随后也到了哥哥的维修厂里去帮忙。后来,我们兄妹先后在武川县结婚安家。我如今在武川县的一家公司当会计。自从我们兄妹俩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以后,回去看望父母的时间就较少了。爸爸呢,身体大不如以前,酒也喝的少了,随着年岁的增长,爸爸也不再打骂妈妈了。可妈妈因为长期以来生活在精神虐待的恐惧中,不胜伤感与疲惫,她和自己的丈夫已经没有情感和语言的交流了。2010年回家过年,我给爸爸和妈妈各买了一部手机,可妈妈很少用上。倒是爸爸有时常打来电话,我问起妈妈的情况,老爸没好气地说“能吃能睡,就是不和我说话,就当家里多了个哑巴。”

  2011年的4月的一天,妈妈突然打来电话,她告诉我说:“上个月村里来了几个姐妹,跟我年龄差不多。她们经常来家里和我聊天,还帮着打理家务、擦玻璃,家里家外的活儿都帮衬着做,跟我挺投缘的。她们在家里也被男人打怕了,现在逃了出来,我们都是一样的苦命人呀!”。妈妈还说“这些姊妹们都信基督教,信教的人心地善良,她们要帮着受苦的人脱离苦海,叫我也信神,以后就不会苦熬了。”我从妈妈的言谈中能感受到,来的这几位信教的阿姨成为了妈妈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结婚以后,第一次听妈妈在电话里这么开心的和我说话,我心里倍感安慰。看来妈妈是找到了能贴心的朋友,让她这个平日的“哑巴”有了知心的伙伴,这叫我十分高兴。妈妈要是能信基督教也是好事,孤苦多年的母亲总算有了自己的精神家园。

 

 

  妈妈变成了能说会道的传教者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件“好事”却成了我们家庭悲剧的开始。这年的9月底,爸爸突然来电话说:“你妈最近不知道忙什么呢,隔几天就跟那几个女人走了,也不打招呼,有时候一走好几天才回来。她们还经常晚上出去,回来就神呀鬼呀的说一堆我听不懂的话,可能还是在怨我以前老打骂她吧。她也不愿意跟我说别的,就说出去是为神传福音去了,还说这样神就能保佑我们家。反正我觉得你妈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你有空还是回来看看吧。”我安慰老爸不要担心,我说过几天正好是国庆节放长假,我一定回家看看。

 

图片来源于网络

  “十一”长假期间,我回到老家,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原本木讷少语的妈妈,不但精神焕发,而且变得能说会道的。猛地一看,妈妈真是年轻了十岁。妈妈拉着我的手,主动给我讲起她信教的好处,她满脸喜悦地称赞“神”为她带来了好命运。通过攀谈我知道了妈妈加入了一个叫“全能神”的教会,而且知道了妈妈现在每天在帮着教会“传福音”,好让更多的人入教。我问妈妈什么是“全能神教”?这和基督教是不是一回事?妈妈说“全能神教”比基督教还好,“全能神”的神是一位女基督。还说只有“女基督”才能体会女人受的苦,才能真正救人。我虽然不懂基督教,但“基督”的故事我也听说过,“基督”怎么变成了女人啦?妈妈见我有疑虑,就说明天她们姊妹们要聚会传福音,让我可以过去瞧瞧就信了。

  第二天傍晚,妈妈拿着一个小包出门,问我跟她去不去?我本来不太想去,但妈妈神神秘秘的样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决定看看她们的聚会是做什么的。我随着妈妈到了相邻的一个村里,进了一家农家大院。屋里黑洞洞的,好象没点灯。迈进了门才发现亮着灯,但窗户都被严严实实地遮住了。屋里有七、八个人,大部分是中年的妇女。她们一见我,就热情地说“欢迎新姊妹成为神的选民”。但也有一个眼光凶狠的男人过来盘问了我半天,后来妈妈说“这是我女儿”,那个男人才不问了。接着,他们打开了一本书开始诵读,读完后妈妈开始对书中的“教义”进行解读。妈妈说:神的选民必须要为神来作工,只有绝对服从女基督,好好“吃喝神话”,才能在未来的毁灭中被神拯救。只有真信“全能神”,才可以保佑神选民全家过上好日子,才可以化解世界末日的审判,否则就会受到神的惩罚。妈妈滔滔不绝地说了半天,我站在一旁,听着妈妈讲出这么一大堆叫人害怕的话,我真不敢相信这是我那个淳朴而厚道的母亲。妈妈只有小学文化,怎么一信了神,就变成了这种“布道者”?难怪我爸爸说妈妈“变了一个人”。看来,半年多的信神真得让妈妈从一个胆小的农村妇女变成了很狂热的神的信徒,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从聚会点回家后,妈妈又不停地跟我说:现在耶稣化身为全能的女基督,要建立“神的国度”。在世界末日来临前,女基督会降临到我们身边。只有虔诚信奉“全能神”才能得到神的拯救,才能消灾免难,才能心想事成,我们家的日子才能越过越好。我问妈妈是不是经常这样出门去“传福音”?妈妈说这么好的事情一定要告诉别人,让更多的人得到拯救,所以她和那几个姨姨总要到别的村里“传福音”。妈妈还自豪地说,她们的讲道员去了外地,现在自己被教会的带领临时任命为讲道员,是因为自己对“传福音”工作很积极,对“吃喝神话”很有心得。

  我在家中住了几天,里里外外地把家里都打扫了一遍,还为爸爸洗了一大堆衣服。妈妈自从信了“全能神”后,什么家务也不管,忙得连饭也顾不上做,爸爸只好冷一口热一口地对付着吃,让他的老胃病又犯了。我昨天还对妈妈说“您还是少往外面跑,照顾一下爸爸。他过去是对不住您,但毕竟是自己的男人,不管他也不行呀。”可妈妈却不以为然,说什么“他年轻时老打我,这是神在惩罚他。他还不让我传教,能对他好吗?”原先善良的妈妈怎么就把心变硬了?我又跟妈妈讲了一通道理,可她不听,又拿上小包出门去了。而爸爸呢,现在他老了,原来的厉害劲儿也没了。他常常叹气道“这辈子欠下你妈的了,她如今要做啥就做啥,我也管不了啦。可女人家总得顾顾家吧,她倒好,一天到头往外跑。”看着头发花白的老爸,我不由一阵心酸。本以为儿女大了,都成了家,可以让老俩口享享清福了。可眼下妈妈信了神,丢下了年过半百的老汉不管不问,而我这个做女儿的又劝不动妈妈,这真叫我心烦呀。  

  

  妈妈在“世界末日”前奉献了家中积蓄

  我和哥哥有了经济收入后,都会定期给父母寄一些生活费用。随着两位老人年岁的增长,家中的30亩地也外包给了别人,二老基本不用再劳累了。习惯了省吃俭用的他们不舍得乱花一分钱,五、六年下来家中也积攒了数万元的积蓄。老爸说,这些钱要攒着,以后给孙子和外孙女上大学时用。可自从2012年春节开始,妈妈就时不时的就从家里拿些钱,她把钱交给了教会,为神做了“奉献”。爸爸为此与妈妈吵架,可妈妈根本不听爸爸的劝告。我知道后也专门给妈妈打电话,想阻止她这种愚昧的行为,可妈妈说:世界末日就要到来了,留着钱也没用。应该多交“奉献款”、多传“福音”,咱们的家人才能在世界末日到来的时候活下来。原来,“全能神”宣传说2012年12月,人类要毁灭,教会让妈妈这些信徒要赶快救人。妈妈她们逢人就讲这个世界快要毁灭了,大难就要临头,只有加入“全能神”才能得到“永生”,才能躲过一劫。凡不相信“全能神”的人或反对他们的人,都会被“闪电”击杀等等。

  2012年“五一节”,我和哥哥都赶回家来,因为爸爸说家里的日子已经没法过了。一进门,老爸就哭丧着脸说:“你妈现在是跟了鬼了,前些天她从存折上取走了一万元,说都不和我说一声。现今跟着那几个死女人不知去了哪里?看来是到外地传福音去了,你们快想想办法吧,要不然我们家的日子真没法过下去了,你妈再这么折腾下去,就连我的棺材本儿也会没了呀!”我和哥哥安慰着老爸,然后哥哥去到村委会了解情况。我开始收拾家,家里很乱,看来妈妈平时已经不管家里的事家务了。过了中午,哥哥回来了,他说找到了村长问了妈妈她们的事,村长说妈妈她们参加了邪教组织,村里也找妈妈谈过,但说不动她。最近妈妈和一些她们教会的人四处传福音,讲什么人类要有大灾难。村长也希望我们能好好劝劝自己的母亲,把她找回来。我听后大吃一惊,原来妈妈入的教是一个邪教组织。但妈妈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我们不知去哪儿才会找到她?这样,我和哥哥在家中呆了三天,但妈妈始终没有回来。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回到武川县后,我在网上查到了有关“全能神”的信息。全面了解了它的本来面貌,知道了它是国家明令禁止的邪教。我想起爸爸讲的那些事,看来妈妈已经完全被“全能神”组织洗了脑,她已经身不由己了。这让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害怕,可我以前还以为她是信了基督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时不时拨打一下她的手机,希望能与妈妈好好说说,让她赶快回头。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突然打通了妈妈的手机,听到妈妈的声音后,我禁不住一下子流出了泪水。可妈妈那边却用冷漠的声调讲什么她已经是神的选民了,不要让我为她操心。我赶紧说:“妈妈,你加入的是国家禁止的邪教呀,你快退出吧,我们都担心死了。你千万别相信全能神了,在家好好的跟爸爸过日子吧。再过两年等你们的孙子、外孙女都上学了,我们就能把你和爸爸都接来,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在武川一起过好日子啦。”可是妈妈根本听不进我的话,她凶狠狠地对我喊道:“我是不会离开神的,你诅咒神是要被雷劈的。我传福音是为你们好,是为了不让神来惩罚你们!”说完她挂断了电话,我再也打不通了。但我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是我们母女最后一次对话。

     世界末日没来,妈妈却从此没了踪影

  2012年国庆节“十一”放假,我们单位组织员工到云南旅游,所以我没有回老家 。哥哥回去了,他告诉我:为了能让妈妈回心转意,他把爷爷、奶奶、叔叔、舅舅和村里的老人们都叫来劝她,在众人的劝说下,妈妈终于答应不再信“全能神”了,说要好好过日子。哥哥还说又吃到了妈妈亲手做的饭菜,爸爸也非常高兴。这样,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放下了。可是好景不长,妈妈在家的表现也就维持了一周左右。“十一”过后,妈妈又一次无声无息地离开了家,而且电话也打不通。大概过了十来天,妈妈突然又回来了。但她把自己关在屋里不说话,又是祷告又是唱歌,就象神经病人一样。而爸爸对妈妈已心灰意冷,再也不给我们打电话反映妈妈的情况了。11月上旬,爸爸只身来到武川县找我们,说不想回家了,因为那个家没有一点儿温暖,他要住到我家里。我让老爸在家里住了几天,又劝了他好多话,还是让他回家把妈妈看住。老爸一言不发,苍白的头发使他看起来衰老了许多,也消瘦了很多。最后,老爸同意还是回去,但对能否挽回妈妈的心已不抱希望。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2年12月7日,爸爸打来电话,非常伤心地说:“你妈把家里的钱差不多都拿走了,昨天她又离家了,看来一时半会不会回来啦。她这回是连棺材本儿也没给我留下呀。”和以前一样我们又等了十几天,可妈妈始终没有回来。而2012年12月21日过去了,世界末日没有来,第二天早晨的太阳依旧灿烂。可妈妈及那几个“传福音”的姊妹却再也杳无音讯了。后来我们只好报警,但妈妈就如在人间蒸发了一样,直至今天仍然没有任何消息。妈妈最后这次出走时,带走了家里仅剩的3万元存款,她为了给“全能神”做“奉献”,狠心地抛下了爸爸和我们儿女,完全丧失了人的亲情感!

  如今,羊年的春节在爆竹的欢庆声中过去了,爸爸、哥哥和我在忧伤中度过了又一个没有妈妈在家的大年。我的女儿指着妈妈的照片问“这是谁呀?”我告诉孩子这是姥姥,可孩子问“我怎么没见过她呢?”其实在孩子一岁多时回家过年(2011年春节)见到过姥姥一次。但眼下她姥姥已经离家出走四年了,孩子又怎能记得姥姥?我忍住眼泪,对孩子说“明天过年姥姥就一定在家啦!”是啊,我盼望妈妈早点回来,只有一个完整的家才会是人生最美满的幸福。妈妈呀——你在哪里?你什么时候才会回家……

分享到:
责任编辑:若水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