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专题>528二周年专题>案例回放
全能神害惨了老麻家(图)
作者:苏秀兰(口述) 杨新涛(整理) · 2015-07-31 来源:凯风网

  我叫苏秀兰,今年72岁,家住陕西省蒲城县洛滨镇东池村。无论谁看到我家现在的状况——孤老婆子和冷清的庭院,都无法想象我家过去的光景——我和老头靠着勤劳盖起了90年代初让全村人羡慕的三间平房,又经人介绍,唯一的儿子娶回了本镇公认的好姑娘张敏红,时间不长一对可爱的孙子、孙女也来到了世上。那个时候,看到儿子、儿媳相敬如宾,孙子、孙女聪颖快乐,我和老头有时连睡觉都能幸福的笑出声来。俗话说“娶个好媳妇,幸福三代人。”然而,要说我家的变化还是要从儿媳说起。

  记得2009年秋,老头过70岁生日那天,儿媳的弟媳妇梅梅以及亲戚前来祝寿。寿宴完后,梅梅一个人留在我家,说是帮我家干家务活。当时正值秋收,家人都在地里忙,梅梅留下正好可做饭和看孩子,我当时也很高兴。在那几天里,梅梅和儿媳是形影不离,晚上睡觉也要挤在一起,儿子只好睡在孙子房中。现在想想,从那时起儿媳就开始被梅梅往邪道上领了。

  打那以后,梅梅隔一段时间总会骑个电动车来我家,有时住上一两天,有时带上儿媳出去。出去的理由每次都不相同,如赶集、看病人、去娘家等等。起初,他们的见面间隔时间还长一点,后来就愈来愈频繁,约莫十来天就见一回。儿媳每次从外面回来,常一个人呆在房子,很少干家务,性子变得急躁了,有时动不动就无端给孙子、孙女发脾气,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孙子、孙女从学校回来总是很难见上自己的妈妈一面,偶尔见面,也从不再像以前那样关心他们了。

  2010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儿子来到我老两口的房子,说是媳妇中魔了,非得让他信什么神不可,否则就要和他分房而睡,并说她的身体只能奉献给信神的人,凡人是不能享用的。从此,儿子与儿媳相敬如宾的场面再没有了,继而吵闹成了家常便饭。有一天的大早,三个陌生男人来到家里,当着我老两口的面,一个男的用手指着儿子恶狠狠地说:“敏红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再不听她的,神就会惩罚你们,让你们不得好死!”陌生人走后,从来与人无争的儿子放声痛哭。为了摆脱家里的烦恼,躲开中魔的媳妇,2011年春节过后儿子去了千里之外的神木煤矿打工。

  我想儿子打工去了,由于还有两个孩子要照管,儿媳冷静后或许会收收心。谁知,儿子一打工更可了儿媳的心思,家里再没有人会干涉她了,出去聚会成了她的正事。有时从外面回来还会时不时的向我推销他们的“神”:“妈呀,信我们的基督吧,她能保咱得拯救”。我说:“我不懂什么‘基督’、‘神’呀,我只知道农村人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才是正理。”见和我说不到一打,从此也不对我费口舌了,以后见我如同路人。儿媳的胆量也越来越大了,从开始的出去聚会,几天不沾家,后来竟经常召集四五个男男女女在我家里聚会,根本不考虑我老两口的感受和村民的议论。我老头姓麻,在村上当过十几年的村长,可以说是德高望重,一辈子没做过让人戳脊梁骨的事,儿媳妇的所作使得“麻村长”在人前难以说话。

  2012年春节注定是沉闷的,但对于我们老麻家却是最后一个团圆年。距春节还有十来天,儿子从神木回来,当天晚上就告诉我老两口:“在陕北也有人信和敏红一样的教,人家说这叫全能神教,很多家被祸害的不成样子。”听罢儿子的话,我的头轰得一下,难道是老麻家该招灾了。在农村春节前是女人们最忙的时候,而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女人在干这干那,儿媳直到除夕下午才回来,为了让年能过消停一家人啥话都没有说,就这样年在沉闷中总算过完了。儿媳在过年期间还算差不多,我心想她是不是有些转意。然而,我还是想错了。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儿子正月十七上午前去神木,儿媳却没有到中午吃饭也出门了,由此又恢复到了节前“叫人信神”的生活,从此老麻家的噩梦也开始了。

  2012年农历2月13日的早上,老头起得早,发现昨天儿媳领来聚会的三女两男没有走,竟然是一起在儿媳房里过的夜。为人宽厚的老头再也宽容不了了,破口大骂这伙人“猪狗不如”、“还信神哩?再不要羞你们先人去了”,并责令这伙人马上滚出去。见老头发火,这帮人先是向老头解释“我们是在为神做事,是在拯救人。”老头不依,执意让他们滚出去。见老头“绝情”,一个男子露出了凶相“什么你的家?世上一切都是神赐予的,你再这样对待神的子民我们就不客气了。要滚,也是你滚!”顺手把老头推了一把。73岁的老头,被这冷不防一把推得踉跄了几下,重重地倒在了地上。伤痛、耻辱、愤懑同时集中到老头一身,且家丑无法给外人讲,从此卧床不起,十天后老头撒手人寰。

  老头的死因我一直瞒着儿子,但丧事办罢,儿子还是从村民口中听到了实情,一气之下昏倒在地。儿媳可能知道乱子董大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至今再无音讯。儿子在医院里呆了一个半月后,终于医治无效身亡,当时刚45岁。

  老头走了、儿子走了、儿媳跑了,孙子和孙女再也不想在这个家呆了,先后前去南方打工。像是一眨眼的功夫,老麻家那原本热闹的六口之家,如今就剩下我一个孤老婆子和冷清的庭院。我恨儿媳!更恨那千刀万剐的全能神!

 

  苏秀兰老伴的遗像

 

  苏秀兰儿子的遗像

 

  苏秀兰老人和她的家

分享到:
责任编辑:秦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