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专题>528二周年专题>案例回放
全能神对我家的“恩典”(图)
作者:闫万里(口述)卫 河(整理) · 2015-08-13 来源:凯风网

  我叫闫万里,是陕西省大荔县城关镇西七村人。我的父母在方大圆是挂得上号的老实人,二老含辛茹苦将我们兄妹四人养大成人,我们真心希望他们能有一个美好幸福的晚年。然而,由于父母相继加入了全能神,使得儿女们的希望彻底破灭,现在方大圆的人们谈论起我家无不扼腕叹息。

  说起我家的变故还应从2008年前后起。当时,我们兄妹都已完婚,在农村也算是父母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因此父母的日子也悠闲了许多。但 “悠闲”并没有持续多久,时间不长父亲就被“传福音”、“信基督”的盯上了,也不知对方用的是什么魔方,老实巴交的父亲就成了“基督”徒。基督教在大荔早已有之,当父亲说他“信基督”时我们也未在意,心想老人有个心理寄托也未必是坏事。然而,不久我们发现父亲从来不去基督教堂,而总是与三五个人来来往往,还有些神神秘秘。大哥问起了父亲,父亲说他们现在信的是最新的基督,是一个全能的神,教堂的基督过时了。当时我们被父亲说得还有些迷糊,也再未多问,其实父亲信的就是后来臭名昭著的全能神。

  加入了全能神,父亲变了个人。原来农忙时父亲还给我们搭把手,虽然我们不让他干,后来无论再忙父亲连问都不问;原来父亲好静不好动,不爱出门,后来“传福音”,在外比在家的时候多;原来父亲是个言语不多的人,后来给我们讲起话来滔滔不绝,但内容都局限在“神”上,并动员家人也信“神”。父亲的变化做儿女的也不好多说,反正也没指望他给家里干什么,心想只要他高兴就好。然而,父亲似乎不满足自己的“高兴”,让我们也加入全能神好像才是他的目标,常说信“神”能给人带来“恩典”,但我们兄妹很让他失望,最终他把“传福音”的对象定在了母亲身上。母亲对父亲向来依赖,在家里父亲说一,母亲一般不会说二,在“信基督”上时间不长母亲就从了父亲。

  听人说:宗教能使人内心宁静,生活从容。而父母双双加入了全能神恰恰是我家噩梦的开始。原想父母都信“神”,两人是个伴,父亲也不要到外面再跑了,我们也省心了。谁知道母亲信“神”后,父亲往外跑得更频繁了,再后来老两口结伴而跑,我们干活回来常是铁将军把门。我们村紧邻国道,车辆络绎不绝,父母两人骑个电动车,何等危险,为此我们与二老发生了矛盾。为了缓和矛盾,父母确实有一段外出的少了,但不久却开始把信徒请进了家里,搞什么聚会、祷告,家中从此更不安生了。有一次,四岁的侄子要上厕所,母亲把孩子领进门口的厕所就匆匆回房聚会,结果孩子掉进了茅坑,多亏街坊及时发现。为此,贤惠的嫂子第一次与大哥吵了起来。

  父母常说信“神”这好那好,2010年春节后,眼看着母亲比年前瘦了许多,正常情况过年人是不可能变瘦的,村医说给母亲查一下血糖。到了县医院一查“血糖偏高”,也就糖尿病,让母亲从此要吃药、忌口。但回到家后,什么吃药、忌口母亲全抛脑后,而是更加虔诚地祷告,求“神”保佑、“恩典”。

  后来,我觉得全能神信基督是假,“传福音”也就是拉信徒才是真,好像有指标任务似的,父母的“福音”似乎永远也传不完。母亲病后,“传福音”基本就落到父亲一个人的身上。2011年7月的一天中午,空气如流火一般,人们都躲到凉快的地方,路上行人稀少,而“传福音”的父亲还在奔忙。当父亲骑电动车来到县城西二环路,由于逆行,迎面与大货车相撞。电动车与大货车无异于鸡蛋与石头,电动车几乎粉碎,全能神的宣传资料散落一地,父亲的情况可想而知。就这样父亲瞬间惨死在“传福音”的路上,当时67岁。

  父亲的惨死我们悲痛万分,而母亲却安慰我们“你爸为神做事是不会死的,不久会复活的”兄妹几个是又悲又气。然而,生气归生气,母亲的病情我们还是不敢大意,药物和糖尿病人的食物从未断过,但无人的时候母亲从不动这些东西。为此,兄妹四人轮流值班以监督母亲按时服药、吃饭。这样了一段时间,母亲的生活规律了,病情也有所减轻,似乎也不提信“神”的事了。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不久全能神人员又找到我家里,母亲又恢复了往常“信基督”的生活。为了母亲的身体,我们与她好言相劝,同时将其他来家聚会的轰出,母亲对此似乎有难言之隐。2012年元月,母亲不辞而别离家了,我们将能想到的地方都找遍了还是音讯全无,但我们知道母亲没有失踪,一定是与其他信徒在一起,就是担心母亲的病情。

  对母亲的担心不幸还是言中了。2013年3月的一天早上,天刚麻麻亮,村里行人很少,一辆小车在我家不远处停下,几个人将母亲搀扶到家门口,迅速离去。村民发现母亲,敲我家院门,我打开门看到的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母亲。到了医院,医生说母亲的糖尿病已出现高血压、视力下降、足部溃烂等并发症,已不可逆了。看着可怜的母亲,我们兄妹难过不已,心里明白与母亲的诀别是早晚的事了。2013年7月28日,空气同样如流火一般,母亲走完了她人生的最后历程,年仅66岁。

  父母走了,留给我家的是几代人的痛。这就是全能神给我家的回报!

 

  闫万里父母的遗像

 

  闫万里在讲述

分享到:
责任编辑:秦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