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花季少女被求婚 为何却弃男友而去
作者:常乐 · 2020-04-09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叮铃”,随着一声铃声响起,手机微信传来一张婴儿的相片,紧跟而来一条短信:“老师,相片上是我刚生的宝宝。等我宝宝长大了,我想让他当医生,因为我看到新冠肺炎期间的医生事迹,好感动,他们才是真正的在救人。”我看着手机上小红发来的信息,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年前与她见面的场景。

  “老师,我结婚啦,吃糖吃糖,这是我的喜糖,好事成双,要吃两颗哦。”伴随着一阵爽朗清脆的笑声,冷不丁地门口进来一位充满朝气的年轻姑娘,一进门就抓着一把糖果挨个派。我定睛一看,陈小红,没错,就是她。变化真大啊,差点没认出来,她虽然一身穿着算不上时髦,但是青春靓丽,精气神十足。看得出来,较之前长胖了,脸色红润,这与之前沉迷“全能神”邪教时瘦骨嶙峋的她判若两人。这是2019年1月2日见到小红的情景,她特地给我们带来了结婚喜糖。

  关于小红的故事,还要从十二年前开始说起。

 

  花季少女误入邪教 

  小红是一个单纯的姑娘,她出生在广西的一个农村家庭,父母常年在广东中山打工。由于农村重男轻女的观念影响,父母只把弟弟带到身边抚养,而把小红留在广西老家跟奶奶一起生活。在小红的记忆里,每年与父母相聚的日子加起来最多半个月,这成了她内心不可言喻的痛,她时常感觉到自己是孤苦伶仃的孩子,仿佛孤儿一般。小红就这样跌跌撞撞地长大了。

  2008年,初中毕业的小红跟随父母一起来到广东中山打工。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与同学阿丽相遇了,阿丽是小红初中最要好的同学,两个人经常腻在一起玩。有一天,阿丽神神秘秘地告诉小红:“现在末世和大灾难马上要降临,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在灾难中存活下来,凡不信的都将被毁灭。”因从小好奇和害怕鬼神,小红不假思索地接受了阿丽的说法,就这样稀里糊涂被阿丽拉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这一年,小红才17岁,正是花季般少女的年龄。

 

  沉迷邪教离家出走 

  一开始,小红抱着好奇心跟着阿丽去参加“全能神”的聚会,随着去的次数多了,不断被灌输邪说洗脑:“如果背叛‘全能神’就会受到惩罚,被扔给污鬼邪灵,被闪电击杀”等等,并且让她发各种各样的毒誓。从小缺乏父母关爱的她,逐步产生了对“全能神”的依赖,沉迷上了“全能神”组织的聚会,渐渐迷失自我,从此沉沦其中长达十年之久,差点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

  据小红回忆,由于她在“全能神”组织里表现比较积极,又年轻,被推选当上了带领,这一年,小红才刚满二十岁。从此,她在邪教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为了所谓美好的“国度时代”(“全能神”许诺给信徒的空头支票),她变得无心工作,整天脑子里就想着和“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聚会,每天吃喝神话(读教义、吃透内容)、祷告,甚至还想拉亲人入教,由于父母反对她信“全能神”,亲情在她眼里成了负担和累赘,因为“全能神”的教义告诉她“家人信与不信本不相合”,只有离家人远了,才是离“全能神”近了,为了信教远离家人,才符合“全能神”的心意。她甚至还把不信“全能神”的家人统统看作是魔鬼、撒旦,把父母的关心和劝告看成是魔鬼撒旦来拉拢自己下地狱的诡计,心中对家人产生仇恨,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

  2012年夏季的某一天,小红参加聚会到夜晚十一点才回家。父亲关心地询问她去了哪里,小红却认为父亲的询问是对“全能神”的不敬,加上内心长期积累了对父亲的不满情绪,她突然愤怒地朝着父亲大吼:“小时候你管过我吗?我去哪里不用你管!你没有资格说我,我有‘神’管我爱我,不信的人全部都要下地狱的!”说完摔门而出,离家出走,气得父亲老泪纵横,无法理解女儿怎么变成这样,小时候那个乖巧的小红哪儿去了。

 

  为了邪教放弃真爱 

  小红离家出走后,结识一个同乡,叫阿源,因为彼此是老乡,阿源对她特别好,非常体贴,两人的感情升温很快,发展成了男女朋友。小红也在这段感情当中获得满足感,她很享受这份爱情的甜蜜,但同时她也很纠结,不知道这份感情该何去何从。因为,她知道阿源反对她信“全能神”,一旦被阿源知道了自己还依然参加“全能神”的聚会,可能这段恋情将无疾而终。为了瞒住阿源,小红假装白天去上班,实际上都是偷偷地跑去聚会,到了傍晚,小红就乖乖地回家做好饭菜等阿源,俩人恋爱了五年,阿源根本不知道小红没有上班,照样每个月给小红零花钱,觉得照顾好小红是天经地义的事。

  然而,纸包不住火。2017年的清明节前,阿源不慎摔伤了腿,提出让小红请假在家照顾他。这让小红十分为难,自己该如何跑出去参加聚会呢?无奈之下,小红向阿源坦白自己还依然信“全能神”,无论如何她都必须去参加聚会,如果阿源不能接受,就分手。阿源听完小红的话,不但不怪她,还充满温情地说:“我想照顾你一辈子,只要你从此不再信‘全能神’,咱们立马结婚,好吗?”小红被阿源突然的求婚震住了,顿时陷入了痛苦的纠结中。怎么办?结婚?她想都不敢想,因为“全能神”里面说人与人之间是没有爱的,只有“神”的爱才是无私的,不信“全能神”的亲人,将来无法蒙拯救,都是要被淘汰的。不行,她不能结婚!心里一个声音非常肯定地告诉小红,坚决不能为了结婚而放弃信“全能神”,因为“全能神”说“为了信神而放弃家庭和婚姻是蒙神称许的”,如果选择不信“全能神”,将来一定会受到惩罚,“信了又不信的人要比那些不信的受惩罚更重”,况且,自己之前还发过不能背叛“全能神”的毒誓。

  小红毅然拒绝了阿源的求婚,冷酷无情地提出分手,决然地离开阿源。那一刹那,任凭阿源撕心裂肺的呼喊,小红都不敢回头看阿源一眼,生怕自己的脚步一迟疑,而毁了自己信“全能神”之路。

 

  为了邪教尝尽生活的苦 

  从此,小红全身心投入信“全能神”,与家人和男友完全断绝了联系。小红回忆说,她后来找工作四处碰壁,没有一份工作能干超过三个月,因为总是跟聚会的时间冲突。她几乎失去了生活经济来源,有时她们聚会,没钱买菜,十个人吃一盘青菜和一锅白粥,买不起花生油,在市场捡烂菜回来,清水煮熟就沾着酱油吃,甚至几个月都吃不上一个苹果,她都快忘了水果是什么味道了。那一年,她每天都在为“全能神”的事务奔波,连两块钱的公交车都坐不起,哪怕是十公里远的距离,也是靠走路。由于小红长期的营养不良,半年下来,脸色变得蜡黄,只剩下皮包骨。在“全能神”邪教长期洗脑之下,小红只能像个提线木偶一样,任由摆布,除了信“全能神”,她已经一无所有。

  拨开云雾见青天 

  2018年8月,小红的父亲通过报警寻找到她的下落。在反邪教人士的帮助下,小红拨开了笼罩在心头的迷雾,放下对父母曾经的怨恨,与父母和解了,重新找回了亲情,回到了当初温暖的家庭怀抱。同时,她也认清了“全能神”邪教的丑恶面目,挣脱了束缚在内心的桎梏。另外,让小红没有想到的是,男友阿源并没有离她而去,一直在苦苦寻找和等待小红。最终,获得新生的小红找回了真挚的爱情,她和阿源在2018年12月28日登记结婚了,俩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有情人终成眷属。如今,更是迎来了爱情的结晶,小红初为人母了!

  我望着屏幕上胖嘟嘟的宝宝,信息的字里行间仿佛可以看到小红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小红,祝贺你从邪教的精神控制中走出来,重新过上幸福的生活,你说希望宝宝长大了当医生,老师愿你心想事成,今后的人生道路一帆风顺,充满雨露和阳光!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