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邪教“心理暗示”效应与防范策略探究
2020-05-30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在误入邪教的人群中,有相当高比例的人会强调自己信教后疾病好转了,人生“心结”解开了,烦恼痛苦减轻了等,这些不同程度的良性身、心“体验”,成为他们相信邪教十分神奇的最初诱因和直接证据,进而愈加泥足深陷痴迷成瘾。在邪教歪理邪说的心理暗示(反复洗脑)下,最终难以自拔。本文用心理学方法探究邪教“心理暗示”效应,分析邪教心理暗示下被逐步改造,失去自我意识的过程及危害,探索用心理学方法教育转化邪教痴迷者路径。

  一、心理学“心理暗示”及其效应

  说起“心理暗示”,就不能不提心理学家伊凡·彼德罗维奇·巴甫洛夫(Иван Петрович Павлов,1849年9月26日-1936年2月27日)。苏联生理学家、心理学家、医师、高级神经活动学说的创始人,高级神经活动生理学的奠基人。条件反射理论的建构者,也是传统心理学领域之外而对心理学发展影响最大的人物之一,曾荣获诺贝尔生理学奖。

  心理学家巴甫洛夫认为:暗示是人类最简单、最典型的条件反射。从心理机制上讲,它是一种被主观意愿肯定的假设,不一定有根据,但由于主观上已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趋向于这项内容。我们在生活中无时不在接收着外界的暗示。比如,邪教所吹嘘的“神迹”对人们的心理暗示(指向性诱导)并因此得到“想要的结果”的作用。

  巴甫洛夫研究发现,心理暗示有积极作用、消极作用和无选择性三大特点。如育龄妇女的假孕现象,想怀孕的强烈愿望及焦虑的心理因素,破坏了人体内分泌功能的正常进行,尤其是影响下丘脑垂体对卵巢功能的调节,使体内的孕激素增高和排卵受到抑制,从而出现暂时闭经的结果,表现为“假孕”。这是心理暗示中消极作用的典例。有的人早晨在上班前或出去办事前习惯照照镜子、整整衣服、理理头。在积极心理暗示下,当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脸色不好,由于睡眠不好而精神有些不振,眼圈发黑时,马上用理智控制自己的紧张情绪,并且对自己进行自我暗示:到户外活动活动,做做操,练练太极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就会好的,于是精神振作起来,高高兴兴去工作了。这种积极的自我暗示,有利于身心健康(注①)。心理暗示第三个特点是其无选择性。即暗示是潜意识对外界任何现象(包括听到、看到的一切)以及任何显意识行为(也就是思考)的认同、接收和储存。暗示不具有分辨力,无论有没有反对的声音存在,暗示都会产生效果。权威的暗示会出现良好的暗示效果,但没有任何权威性的暗示(从你在街上看到的陌生的面孔到异端邪说等)仍然会产生暗示效果。权威性与暗示效果的好坏有关系,与暗示的有无无关。 

  科学家用这一心理学研究成果造福人类。而邪教则盗用“心理暗示”,给人们“植入” 邪教意识,并使这种意识逐步“强大”到驱逐人们头脑中的正常认知,把正常人改造成邪教的提线木偶。邪教心理暗示伎俩有:

  1、对想治病不花钱的人。李洪志抛出“消业”邪说,胡诌大法弟子不会得病。感到身体不适,是其“业力”重,习练“法轮功”就是最好的“消业”。李洪志暗示“弟子”练功,身体就会朝好的方向发展,加上“师父”发功,身体就会好起来。一些人按照这个套路做,确实会出现身体好转的迹象。其实这就是指向性(积极)心理暗示的结果,李洪志称其为“神迹”。“全能神”通过向人们心理暗示,“女基督”是耶稣“二次道成肉身”,是为了来到人间“拯救人”。赵维山因此“捏造”了7个“神的化身”,自吹只有加入他的组织,就能逃避世界末日的灾难。信徒都是在信神才能祛病保平安的心理暗示下,一步步陷入“全能神”魔窟。“华藏宗门”邪教如出一辙,吴泽衡自创“双修”谬论,并不断地通过语言和非语言的心理暗示方式,诱导女弟子“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成佛”“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强法力”“有益女性身体”,用心理暗示诱使女性成为其性玩偶。

  2、“假病”现象。如一位妇女因丈夫突然在车祸中死亡,精神上受到强烈的刺激,悲痛得双目失明。但经医生检查,眼睛的结构没有病变,诊断为心理性失明。用许多方法都没治好。后来进行催眠治疗,催眠师暗示她视力已经恢复,对她说:“我数五个数,数到第五个时,你醒来就能看见东西了。”催眠师很慢地数一二三四五,果真数到五的时候,病人醒来,发现自己的视力已完全恢复。再如鲁迅笔下的祥林嫂,经人指点一切厄运皆源于晦气重,捐了门槛经千人踏万人跨,就会厄运全消,好运来临。果然捐了门槛,就自感身、心好了许多,精神状态好转了。这实际上也是心理暗示的结果。心理暗示下的假病,让那些不怀好意的邪教分子,有了神化自已的机会。如“全能神”“门徒会”的“奉献”、“纳祭”得“福报”获拯救谎言,往往就因为“奉献”“纳祭”后自感身体“好多了”——心理暗示下的良性意识反应。

  3、选择性解释心理现象。选择性解释是指我们往往只接受对自己观点有利的证据,并故意将有利证据夸大,以坚定自己的看法;对不利的证据则采取视而不见的方法,故意回避。人们之所以经常应用这种方法,是因为这样可以避免承认自己的错误,不必进行自我批评。这是典型的心理暗示效应,当人们一旦认定某些认识的正确性后,就再也听不进不同意见了。他们只接受与自已认知相同的意见,并使之不断强化,而对于不同意见,则视而不见。选择性解释则可以帮助逃避痛苦。当别人指出错误时,要面子、好强等心理也是一部分人不愿认错的重要原因。

  中国历史上太多的邪教神医,带出了更多的徒子徒孙们,尤其是诸如刘逢军三根冰棍治癌症、张悟本绿豆一喝百病消,张宏堡坐听功法治百病等,其奇葩处都是懂得选择性解释心理暗示并能将其发挥到极致的人。

  可见,心理暗示用于邪教神医,用来蒙骗大众,骗取巨额钱财,对心怀不轨的人来说是水到渠成。

  二、“心理暗示”探秘

  对于心理暗示,《心理学大词典》上是这样描述的:“用含蓄、间接的方式,对别人的心理和行为产生影响。心理暗示作用往往会使别人不自觉地按照一定的方式行动,或者不加批判地接受一定的意见或信念。”可见,心理暗示在本质上,是人的情感和观念,会不同程度地受到别人下意识的影响。

  1、 心理学认识

  人类是群居动物,在群居生活中,对实践感知上升为意识。其中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那部分,成为人类的共同财富。但人们的认识和实践由于天赋和实践的差异,就出现了群体的领袖与服从者的差别。多数人在群体中是从众角色,即跟着领头人做同样的事。这种从众心理,对群体与个体有着正向能量。使得群体中少数人善于思考而多数人只是依令而行。久而久之,就成了群体心理暗示的社会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心理暗示是心理学的中性词,并没有善恶之分。分辩其善恶的标准,在于应用者的目的性。

  这里先给出一个假设:人的判断和决策过程,是由人格中的“自我”部分,在综合个人需要和环境限制之后做出的。这样的决定和判断,我们称其为“主见”。一个“自我”比较发达、健康的人,通常就是我们所说的“有主见”“有自我”的人。实践证明,这个假设是存在的,并对相关研究具有指导意义。当人们面对厄逆,或涉险境,或处于负面心理状态,处于一种无力自救中时,总是渴盼奇迹,有时尽管这种奇迹是荒诞不经的,虚幻的,当事人也愿意得到精神麻醉,得到暂时心理自慰。从心理学讲,这就是一种心理暗示,更多情况下当事人宁愿为处在这种心理暗示中而付出代价(如为了得拯救而奉献自已的财富、明知从事“法轮功”活动会受到法律制裁而偷偷为之)。

  这种情况下,心理暗示的效应则与被施加者个体差异有关。心理暗示的成功,还需要一个必要的条件,那就是接受心理暗示者,必须存在着针对外来的心理暗示者的自卑。觉得自己不如暗示者、觉得暗示者比自己高明、自己应该向其讨教、自己必须接受他的判断、自己必须接受暗示者的影响,等等同向心理感受。其实,这样的心理暗示作用,在本质上,就是用自认为比自己强的别人的智慧、代替或者干脆取代自己的思维和判断。当然,这样的自卑、自贬,以及对于暗示者的崇拜和能力的夸大,很少能被受暗示者意识到,这些心理过程通常都存在于潜意识。所以,心理暗示作用通常都发生在不知不觉中。而且,我们会发现,人们会不自觉地接受自己喜欢、钦佩、信任和崇拜的人的影响和暗示。

  接受心理暗示,在某种程度上讲,就是对个体意识和判断的放弃。这可以使人们能够接受智者的指导,作为不完善的“自我”的补充。这是暗示作用的积极面,这种积极作用的前提,就是一个人必须有充足的自我和一定的主见,暗示作用应该只是作为“自我”和“主见”的补充和辅助。积极暗示对于被暗示者的作用,就像是“画龙点睛”。相反,消极的心理暗示,会葬送一个人的成长机会,使平庸者更加平庸,颓废者更加不自信,“痛苦体验”者加深“痛苦”,唯神论者更加相信不信神就会遭报应等等,进而产生恐惧、悲观、弃生的念头。这就是“法轮功”信徒自杀、自残、“除魔”杀人的心理学解释,其毒性可以用2900多具白骨来诠释。心理暗示也是利用潜意识的作用原理,各种各样的暗示,会被潜意识接收、影像、复制,然后选择性放大、强化(注③)。而邪教瞎猫逮住死耗子,匪其知之,歪打正着而已,邪教本性使然。

  2、现实佐证

  心理暗示会激发潜意识,并不断强化,对被心理暗示者产生决定性影响力。如“全能神”抛出的世界末日邪说、“法轮功”的地球爆炸邪说,对稍有点天体物理学知识的人来说,就是痴人呓语。而对于本身处于逆境挫败感心理强烈的人,会使这种负面感知强化为现实的恐惧,并做出寻求“全能神”等邪教庇佑的心理取向,使“全能神”等邪教拉人头的图谋得逞。

  心理学认为,人们都有一种倾向,即自觉或不自觉地维护“自主的”地位,不愿意受别人的干涉或控制。只是这种意识不够强大,反抗不良心理暗示的能力弱小,难以抵挡不良心理暗示的得寸进尺。这就是人们心理的“自主”意识的一面。从这个观点看,心理暗示的作用往往比直接劝说或指示或命令的作用大。还是以“全能神”为例,为了把人们的意识篡改成“全能神”意识形态,通过“吃喝神话”,占去人们几乎是全部时间;信徒们在一起唱“全能神”歌曲,逐步加深对“神”的好感;信徒们之间不断地“见证”所谓“神迹”,渐渐地头脑中就全是“全能神”了。这种反复的“心理暗示”,腐蚀掉的是人们的自我意识,灌输给信徒的是“全能神”邪说。如此反复、不断强化、强加于人的做法,即使是正常认知的人都会被麻醉,变成没有个人意志的行尸走肉;何况“全能神”拉人头对象的精心挑选呢(注④⑤)?

  三、邪教“心理暗示”危害

  1、强化邪教消极指向心理暗示。心理学研究证实,心理暗示发挥作用的前提是自我的不完善和缺陷。那么如果一个人的自我非常虚弱、幼稚的话,这个人的自我很容易被别人的“暗示”占领和统治。这种人的人格本身,就存在着严重的依赖倾向,甚至可以说,在这些人的潜意识中,就存在着接受暗示、接受控制、接受操纵的渴望和需要。

  无孔不入的邪教,就利用了人们的这一心理缺陷。当一个人处在非常虚弱、幼稚的心理环境中时,会因此产生自卑和不安全感。他们的内心往往会通过幻想作用,制造各种神话,幻想着有法力无边的神,可以接管他们、主宰他们的命运、为他们带来好运。邪教乘“需”而入,不断地给人们见证“神迹”,歌唱神的“伟大”,如此反复,就把自个包装“成”了“救世主”。而当面对这样“强大”的“神”,自身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神”的需要就可以无限地得到满足了。所以,那些没有主见的人,那些人云亦云的人、那些依赖性比较强的人、那些比较幼稚的人、那些患了病或者遭受了精神打击的人,往往容易成为接受不良心理暗示群体中的一员。这些人更愿意相信各种灾难或神奇力量、神奇效果的迷信传言。而造神者或者制造各种迷信传奇者本人,要么就是深谙人性弱点的超级骗子,要么就是骗人、骗己的精神变态者,具有因为变态而畸形发展的自我心理暗示和他人心理暗示的艺术。造神者和需要“神”来接管和奴役的群体,是一对相互需要的病态心理互补综合体。两种需要汇合到一起,就形成各种封建迷信、邪教现象滋生、肆虐的土壤和环境。此时,不良的消极心理暗示,就能大行其道了(注⑥)。

  2、邪教心理暗示的虚幻性。心理暗示的基础是脆弱心理特征,心理暗示作用的理论基础是建立在虚假的幻想之上的。那些寻求心理暗示来支撑自己的人,实际上秉持对心理暗示的先入为主的接受态度,这与施加心理暗示影响的人不谋而合。从这个意义上说,是被施加心理暗示者自身的懦弱表现“出卖”了自已,成为邪教攫取“奉献”的羔羊。在邪教心理暗示下,被施心理暗示者顺从地不断强化心理上的顶礼膜拜图腾行为,双向产生加强的合力。事实上,容易接受暗示的人,从来就不是某种真正的信仰或宗教的虔诚的信仰者,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真正主见、他们不是自己的主人,什么神奇、什么能满足他们的依赖需要、什么流行,他们就会信仰什么。因为他们的心理感受受心理暗示的作用,处在变化中。这就是大多数邪教尽可能占满被心理暗示者的思想空间,使之无暇他顾的真正用意(注⑦)。

  3、邪教心理暗示不仅对人们的心理或行为产生影响,还会引起人们的生理变化。许多生机勃勃的人,一旦知道自己患了某种疾病后(特别是“不治之症”如癌症等),精神立刻萎靡不振、卧床不起、不思饮食,病情迅速加重,甚至在短时期内死去,其中很大部分原因就是由于心理暗示的缘故。瑞典一位老妇人只是患了感冒,但由于教堂牧师在一天内探望了她三次,因而怀疑自己是患了绝症。几天以后,她便因精神崩溃而去世。这种心理暗示效应,给了邪教可乘之机。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邪教对人们的心理暗示进攻,盖出于此。太多的”法轮功”弟子得了病拒医拒药,听从李洪志的“练功消业”说,认为练“法轮功”会得到“主佛”的法身保护,师父为其清理身体,自感身体好转而耽误了科学治疗,往往因小病而丧命。因“法轮功”心理暗示夺命的案例多达1500多例!

  4、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绪周期”,有时人们难免会陷入莫名的情绪低迷阶段。邪教则是要抓住并放大这种“莫名的情绪低迷”。通过这一措施,可以强化被施心理暗示者的“痛苦体验”。从而凸现邪教对人们的救赎作用,证明邪教的悲天悯人形象。邪教此时实际上就是一个趁火打劫者,一方面增加其痛苦感;另一方面又表现其安抚人们心灵的救世主形象,两面讨好。邪教给被施心理暗示者贴上失败的“商标”,不断强化其“我的能力实在不行”“我缺乏变通的技巧”“大家都不喜欢我”等等的负面认知,从心理上打倒自已。这时候邪教不失时机地表现其助人为乐的“菩萨”、救世主神迹,就会俘虏很多人。这是邪教“们”秘而不宣的毒招,实践中往往屡试不爽,一些人因此被蛊惑进邪教。

  5、这就如一个被拐卖的人替人贩子数钱一样让人惊叹。被不断强化的心理暗示“洗脑”后的人们,实际上已经成为没有个人意识、脑子里只有邪教唯此唯大。看来人们一旦被邪教心理暗示控制后,是非常可怕的。

  垄断、束缚信徒的思想,使之被限定在“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中,且痴迷到唯此唯上,唯此唯一,唯此唯大。把“法轮功”当作唯一“圣途”;据有关权威机构不完全统计,1999年前后被李洪志心理暗示精神控制的信徒达数百万之多。他们在李洪志心理暗示下,干出了很多违法乱纪之事。如“4·25”围攻中南海事件、“1·23”自焚事件等针对政府公务人员的打、砸、抡、烧事件;1998年6月初,山东《齐鲁晚报》被“法轮功”组织围攻;1999年4月,天津师大教育学院和天津电视台被围攻。“法轮功”组织在全国10多个省市制造了300余起“围攻事件”,其中的党政机关、报社媒体等部门成为“法轮功”刻意围攻的地方。攻击我鑫诺卫星,插播其“法轮功”歪理邪说……其违法犯罪事件罄竹难书,令人发指。

  李洪志就是为了把弟子们的财统统变成自个的财,据为已有。为达此目的,李洪志还利用佛教的“因果轮回”,略加篡改,杜撰了“奉献”得“福报”的邪说。信徒们越是“奉献”,就越能得到李洪志的“法身保护”;“奉献”越多,在轮界的待遇就越“升级”;“奉献”越多,在地球爆炸时就越能得到“师父”的优先拯救?

  受此蛊惑,从北京人张光政身上敛财47万元,辽宁人杨丽红、蔡美玲各被敛财47.65万元……;香港林逸明宁愿向李洪志“奉献”百万巨资,却不愿有病就医,结果一命呜呼。证明李洪志的“法身保护”、“地狱除名”全是谎言!李洪志通过心理暗示对弟子实施精神控制之恶毒,对普通人的障眼法,到此可窥斑见豹矣。

  李洪志要信徒作行尸走肉,若不明其真实意图,发表不同看法,就会被视为“恶魔”“异类”,必杀之而后快。李洪志说:“大逆之魔就是该杀”!而李洪志“除魔“杀人的理由更是奇葩无比。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22日我国政府依法取缔邪教“法轮功”组织以前,受李洪志“消业”、“上层次”、“圆满”等歪理邪说的蛊惑,全国有1400多人因练“法轮功”死亡,其中136人自杀身亡;到2000年4月12日,因痴迷“法轮功”自杀、拒医拒药致死者达1559人,产生精神障碍者651人,杀人害命者11人,致残者144人。近些年来,简鸿章等60多名“法轮功”骨干殒命;就连其妹夫李继光也成了冤魂野鬼,痴迷“法轮功“致死案60多例。2900多弟子成了孤魂野鬼(注⑧)……

  各种邪教,通过心理暗示的手段蛊财害命劫色图鼎如出一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什么恶招、毒招、狠招,都无使用禁忌。此例在抛砖引玉,不再一一赘述。

  四、防范邪教心理暗示毒害的对策

  心理学研究证实,人百分之百是情绪化的。即使有人说某人很理性,其实当这个人很有"理性"地思考问题的时候,也是受到他当时情绪状态的影响,“理性地思考”本身也是一种情绪状态。所以人百分之百是情绪化的动物,而且任何时候的决定都是情绪化的决定。邪教正是看准人们的这一心理学特征,对其施加心理暗示手段实施控制,实现其罪恶目的。反邪教社会工作者就要以其人之矛而治其盾,同样用心理科学成果来防范和应对邪教心理暗示对人们的毒害。

  1、 百年树人——用唯物主义世界观抵制邪教心理暗示

  邪教说到底,是一种有毒的意识形,或者说邪教是意识形态里的海洛因毒品。对于那些同样有着严重的封建迷信色彩的人来说,邪教的歪理邪说与其有异曲同工的“知音感”,因此也容易接受其说教。从这个意义上说,对涉邪教民众的教育转化,还是要从给其意识形态“大扫除”着手,让其建立马克思主义“三观”,当前就是从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给力,使其摆脱邪教控制,重新融入社会。

  在人类思想史中,马克思第一个用辩证唯物主义和无神论建立了先进的世界观,拿到了正确认识世界的金钥匙——马克思主义哲学;马克思第一次用政治学方法研究社会经济问题,建立了剩余价值学说,奠定了无产阶级价值观;马克思用哲学思维和劳动价值学说,第一次揭示了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历史使命,把为全人类谋福祉作为屹今为止人类最崇高的人生观。中国共产党用建党近百年的历史告诉世界:马克思主义不但是为人类谋福祉最伟大、正确的思想,而且是带领中华民族共圆强国梦的强大思想武器,更是世界前进的不竭引擎。

  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以马克思主义为理论基础,以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社会与自然的和谐发展为目标,它既是和谐社会的重要特征,又是实现社会和谐的精神动力。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如一面照妖镜,使邪教无处遁形。在现实生活中,当人们逐步看清了邪教看似温柔实则血醒,包藏祸心企图以邪图鼎的嘴脸后,整个中华民族同仇敌忾。党和国家从维护人民的福祉着想,以雷霆万钧之力,出重拳反邪教。取得了反邪教的初步胜利,维护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反邪教人民战争中,全国各族人民逐步认识到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性,并以此思想武器为利剑,指导反邪教取得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

  所以,反邪教要拿出百年树人的信心和勇气,不能指望一蹴而就。而应有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从重塑人们的正确“三观”着力,将反邪教进行到底。一是反邪教应坚持正面教育为主的原则。采取积极有效措施,使广大人民群众学习、理解和运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正确认识和分析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的新问题,化解矛盾,凝聚一切力量,克难奋进,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二是我们要从关爱弱势群体的角度切入,润物无声,使其回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正确道路上来。要教育邪教痴迷者放弃不劳而获的没落思想,树立讲社会责任、讲公平竞争、讲诚信守约的新风尚,形成有利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良好政策导向、利益机制和社会环境。三是在反邪教实践中,要理直气壮,高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伟大旗帜。用唯物辩证法和无神论,揭批邪教歪理邪说,使其反科学、反人类、反政府的本质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有利于人们认识和反对邪教。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辨别是非,用是否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这个时代人们的荣辱观……(注⑨⑩)。

  2、 矢志不渝,不忘初心——用科学思维和方法抵制邪教心理暗示

  邪教用心理暗示手段,不断强化塞入人们头脑中的邪教意识;进而反客为主,占领被入侵者的意识形态。而实施心理暗示,则借助于大量的现代科技与信息技术手段。因此,面对邪教心理暗示对人们的荼毒,一是针对邪教“黑客”对我网站、服务器进行攻击的现实,应建立一支高水平科技网警队伍,网警、网监、平台运营商各司其职,通力合作,主动出击,对境外邪教组织的网络宣传阵地如网站、电子杂志、论坛、服务器等进行强有力的攻击,瘫痪其运转基础,对其进行反制。对其传入国内的涉邪信息予以屏蔽,防范其对国内民众之荼毒。二是加强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正能量宣传,普及反邪教知识,抓好反邪教的主阵地建设。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占领思想文化阵地,使邪教无处遁形。三是反邪教工作要大力通过新闻媒体、视频、报刊、网络进行反复宣传,要有专题电视栏目进行讲座,让人们通过电视、报纸提高对邪教的认识,特别要通过学校、研究所、校园、社区、企业、农村等大力宣传邪教的危害性,让大家像戒毒、戒赌、扫黄打恶一样的提高警惕性。

  开展形式多样的宣传,如利用科普画廊、墙报宣传栏、宣传画、宣传案例、演出等形式;在社区街镇举办的大型活动中,不时发放反邪教内容的扇子、纸杯、笔筒、扑克、鼠标垫、便利照明灯等等;把反邪教宣传融入绘画、标语、挂历、民谣以及各类益智游戏中,让邪教无处进入,无处扎根,在群众中“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让信邪教人员“慕然回首,幡然醒悟”(注⑾)。

  从宾馆、汽车站、火车站、飞机场、旅游胜地等公共活动场所切入,大力宣传反邪教知识。要通过人民政府、社会团体等大力支持与协助创新反邪教宣传形式。通过创新的形式使受众在潜移默化中接受“远离邪教,热爱生活,崇尚科学,关爱生命”理念的教育(注⑾)。

  3、普及心理科学知识,防范邪教心理暗示毒害

  一是结合全国科普日、科普周宣传活动,组织心理学专家和在校心理学研究生,走上街头开展心理健康宣传,接受过往群众的科技咨询。在社区、村组、集市等公共活动场所,设立反邪教知识和心理知识课程,如“个性与人格”“人的生理需要与满足层次”“从众心理的现象剖析”等,让群众在学习中认识自我,满足群众消除心理困惑的不同需求,在生活中确立起健康的心理意识。自编反邪教文艺节目,组织文艺小分队进社区,举办专场反邪教文艺宣传演出,让群众在健康娱乐活动中接受教育,用乐观向上的生活方式调整心理空间。编发心理科普丛书,专题收集心理方面的科普知识,发送群众学习。发挥各级反邪教协会作用,制作、播放反邪教知识专题电视片,揭露邪教的邪恶面目,增强群众抵御邪教异端邪说的意识。发挥各级反邪教协会来自民间,比较接地气的优势,以反邪教协会志愿者队伍为骨干,深入社区、机关、学校、集镇、工厂等民众聚集地,进行邪教科普活动。

  二是对邪教心理暗示毒害进行广泛宣传。为群众传授心理调适方法,解析心理异常现象,并以互动方式,现场解答听众的提问,让群众了解心理问题产生的原因及表现,消除群众心理困惑,提高群众承受和应对挫折的能力。强化心理教育载体,增强群众心理防范能力。加强预警系统建设,构建社会心理支撑体系。建立基层科普队伍。结合科协系统的"一站一栏一员"基层组织建设,重点抓好基层科普员的业务培训。建立以心理学专家为主力、多学科专家组成的科普宣讲团,深入基层举办心理科普和反邪教知识专题讲座,以系统的理论知识教育人、引导人。

  三是开展共建无邪教社区、村镇、学校、机关、家庭等丰富多彩的推进活动。由政法委牵头,公、检、法、司大力推进,各级反邪教协会、反邪教志愿者组织等社会广泛参与,签订共建无邪教单位(团体)协约,明确提出共建无邪教示范单位(团体)的形式、内容和要求。帮助相关单位(团体)建立以学术团体、社区组织、科普志愿者为主体的反邪教宣传教育队伍,尤其注重与宗教界的宣传合作,宣传宗教与邪教、迷信与信仰的本质区别,发挥宗教在反对邪教斗争中的釜底抽薪作用。做到反邪教全覆盖,无“死角”,使邪教没有生存空间。(作者系研究员、高级工程师)。

  参考文献:

  注①:360百科:巴甫洛夫

  https://baike.so.com/doc/5397667-5635007.html

  注②:最具诱导性的心理学效应,每个正常人都是精神病?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67256482644349

  注③:360百科:心理暗示

  https://baike.so.com/doc/5432153-5670448.html

  注④:郝滨:催眠与心理压力释放(M)安徽人民出版社

  http://book.nlp.cn/show/cmyxlylsf/index.html

  注⑤:柳随风:邪教的得寸进尺效应  中国反邪教网

  http://www.chinafxj.cn/xlzs/201712/14/t20171214_5585.shtml

  注⑥:严防邪教利用消极潜效应语言的暗示

  http://hs.hebei.com.cn/system/2019/04/08/019565423.shtml

  注⑦:迷信行为的心理安慰效应解析

  http://www.chinafxj.cn/xsyj/201906/18/t20190618_21739.shtml

  注⑧:秦如剑:邪教破坏高考意欲何为  中国反邪教网

  http://www.chinafxj.cn/qmst/201906/06/t20190606_21528.shtm

  注⑨:秦如剑:简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反邪教中的理论指导地位

  http://www.baotaqu.gov.cn/info/1534/31378.htm

  注⑩秦如剑:试论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反邪教中的理论核心地位   中国反邪教网

  http://www.chinafxj.cn/xsyj/201901/02/t20190102_15828.shtml

  注?秦如剑:简论发挥现代科技反邪教利剑作用

  http://www.meilicdw.com/fxzlk/zjbxj/201806/19/t20180619_6411473.shtml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