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心灵鸡汤
苏东坡笔下这三首婉约词 展现了另一种风情
2020-06-01 来源:史家之韵

苏轼(1037年—1101年),字子瞻、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眉州眉山(今四川省眉山市)人。苏轼是豪放派的代表,其词风恣肆纵横,豪放自如,留下不少千古名篇,如我们熟悉的《江城子·密州出猎》、《念奴娇·赤壁怀古》、《水调歌头》等。

但今天本文要说的不是豪放词,而是苏轼少有的婉约词,从中,我们可以认识到一个别样的苏轼。

第一首是咏物词,大约作于宋神宗元丰四年(1081年),当时是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谪居黄州的第二年。

《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单从咏杨花来说,这首词无可挑剔,但结合了当时苏轼的心境,反而觉得让此文为之失色。

从这首词的意境中,我们可以看出,苏轼把自己比作怨妇,朝廷就是他的郎,他对仕途仍然没有彻底绝望,仍然期盼着朝廷能再次起用他。

第二首是赠别词,是苏轼在宋哲宗元祐七年(1092年)八月在扬州时所作。元祐四年到元祐六年,苏轼出任杭州太守,当时苏坚是他的下属,两人交情甚笃。三年后,因苏轼被召还京,苏坚告别苏轼回吴中故居,苏轼为之送行而作此词。

《青玉案·和贺方回韵送伯固归吴中故居》

三年枕上吴中路。遣黄犬、随君去。若到松江呼小渡。莫惊鸳鹭,四桥尽是,老子经行处。

辋川图上看春暮。常记高人右丞句。作个归期天定许。春衫犹是,小蛮针线,曾湿西湖雨。

上阕写送别,苏轼欲“遣黄犬”送信,传达自己对友人的思念。且认为友人这次归故里是要与“鸳鹭”为伍,摆脱仕途之累,在“松江”“四桥”间潇洒往来,自在生活。

下阙设想友人隐逸故里的情景。友人将学习唐贤王维隐居“辋川”的做法,吟诗作乐,自由随意。结尾三句用典,写当年在杭州共事的情景,以回味两人的友谊作结。第三首是苏轼五十六岁时为怀念恩师欧阳修所作,大约作于宋哲宗元祐六年(1091年)八月。

《木兰花·次欧公西湖韵》

霜余已失长淮阔,空听潺潺清颍咽。佳人犹唱醉翁词,四十三年如电抹。

草头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还二八。与余同是识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

此时的苏轼移知颍州(今安徽阜阳),距恩师欧阳修去世已经二十年。四十三年前欧阳修曾任此地长官,有多篇咏颍州西湖(今位于阜阳城西北)的词。

在这首词中,苏轼结合自己与欧阳修的交情:知遇之恩、师生之谊、政见相投、诗酒欢会,以及对欧公政事道德文章的钦佩等种种情事。

当年欧阳修居颍州时,常夜游西湖(颍州西湖与杭州西湖、惠州西湖和扬州瘦西湖并称中国四大西湖),波底的明月,对他特别的熟悉,这是明月的“识翁”。

所以,当苏轼听到当地歌女“犹唱醉翁词”,这一切都让苏轼心生感慨,怅然若失,悲叹人生无常。他不仅感慨时光的流逝,还表达了对欧阳修的深深怀念之情。

苏轼不仅有着“老夫聊发少年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英雄气概,也有着“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坚韧旷达。

从这三首婉约词中,我们又可以看到苏轼也有着另一面的儿女情长。无论是托物言志,还是抒发友情、师生情之慨,字里行间中平淡又不乏真情。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