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日月气功”案宣判背后的冷思考
作者:陈哲 · 2020-06-16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自称“苍天的代表”“宇宙的代言人”,以“大师”“老总”自居,化名金光道,会透视人体的“日月气功”立教者……原籍河南省襄城县一泥瓦匠温金路终于等来宣判的一天。

2020年6月15日,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温金路等7人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作出一审判决。其中,教首温金路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其余6人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分别获刑2年10个月缓期3年执行至3年6个月不等。(中国反邪教网《以“双修”为名骗奸女信徒,疯狂敛财近千万! 又一邪教组织被打掉,教首被判19年!》2020年6月15日)

“日月气功”邪教组织成员接受法庭宣判

在点赞的同时,起底温金路的犯罪史,不难看出其创立的“日月气功”就是一个披着气功外衣,干着违法犯罪勾当的邪教组织。这次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个案判决方式认定“日月气功”为邪教组织,也是继2015年10月30日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认定“华藏宗门”为邪教组织之后,又一个非法组织被法院判决认定为邪教组织,这使法院认定邪教组织呈现常态化。 

回顾“日月气功”的肮脏史,择人而噬的邪教教主温金路,散布邪说扰乱社会,诱骗信徒争相供养,发功“治病”害人殒命,以“双修”为名奸淫猥亵多名女信徒……斑斑劣迹暴露在世人面前,无疑是恶贯满盈罄竹难书,其善于欺骗隐藏,以谎言弥补谎言,以欺骗复加欺骗,传授邪知邪见,善于伪装的违法犯罪行为留给受害人和社会的思考犹显沉重。

行为控制+炮制歪理+末日邪说,开启洗脑模式

温金路的邪教组织以堡垒形式统治教徒,其邪教组织窝点,表面上名曰“生态观光”,外人却不能轻易进入,里面的人也不怎么出来,大门常年紧闭,四处装有摄像头,屋顶甚至还设有哨岗,不时有人巡逻盯防,俨然一幅碉堡模样,其目的在于对信徒的行为控制。

温金路职业虽为泥瓦匠,但因扰乱社会秩序被依法处以劳教两年。时值20世纪90年代,犹如社会上伪气功特异功能泛滥一样,不安分守己,头脑活络的温金路,自创“日月气功”。为了吸引信徒温金路以“大师”、老总身份自居,宣扬“世界末日”,要求弟子听命、顺从、积德,通过“发功”治病等手段开始神化自我,发展信徒,蒙蔽群众。“日月气功”发展最迅猛的阶段曾在全国29个省区市设立分支机构,裹胁群众约13万人。

为了迷惑控制信徒,温金路炮制“解信号”歪理邪说,宣称信息在人体的反应叫信号,如果身体哪个部位出现不舒服了,即为受到“信号制约”,就必须根据他的指令去做,认真学习他编写的诗歌,方可解开“信号制约”。为了从精神上控制信徒,温金路先后编写了《弥勒佛》《放风筝》《装糊涂》《开心窍》等100多首诗歌,并配上流行歌曲的旋律,录制成音视频分发给各地信徒学唱。他还蛊惑信徒,只有认真学习提高自己的思想认识,才不会得病,不会受“信号制约”。

温金路编造的用于蛊惑信徒的“解信号”歪论

同其它邪教组织一样,自2012年以来,温金路为了恐吓,蛊惑、控制信徒,多次编造“大灾难”“大调整”等荒谬言论,宣称世界将来有疾病、自然灾害发生,绝大多数人类会死亡,只有跟着他以及练习“日月气功”的人才能避免疾病、灾害和死亡等“世界末日论”,并“可以带领所有的信徒实现一个没有国家、没有儿女、没有金钱、没有贫富、没有贵贱的美好前景”。其中,在2014年5月16日至6月初,“日月气功”组织通知分布7省的100多个信徒,称“世界末日快来了,立即购置储备生活用品,随时等候老董(温金路)的安排”,其套路何等熟悉?

2014年,信徒刘某安的妹妹不幸身患结肠癌,因听信“日月气功”能治病,便拒医拒药,发功用“日月气功”给妹妹治病,结果妹妹的病不但没减轻,身体还一天不如一天,没多久便去世了。

通过自编自导满嘴谎言的神吹特擂,一个内心阴暗、知识匮乏、道德低劣、品德败坏,曾进过“局子”的泥瓦匠摇身变成具有特异功能,手眼通天,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被神秘光环笼罩的“大师”“高人”。

诱骗+奉献+供养,聚敛巨额钱财

法院审理认定,以温金路为首的“日月气功”邪教组织共骗取信徒“奉献款”819万,其中部分钱财,已经被温金路等人挥霍一空。。

纵观天下邪教教主创立邪教组织的主要目的,无一例外就在于欺骗榨取信徒的钱财。

据报道,警方在抓捕行动中,仅在其中一名核心骨干信徒的房间中,就搜到现金378万。温金路住处堆满名烟名酒、成箱现金,不管是床底下、床头还是鞋盒里,任何地方都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总数有多少。经清查,现场收缴了大量物证书证,扣押了奔驰、别克等豪华车辆14台,查获现金517万……

那么,不经商、不工作、曾经被法律惩治过的泥瓦匠温金路隐匿的钱财从哪里来?

以商养教。据媒体报道,从创编“日月气功”开始,温金路就利用“教主”的身份,宣称自己具有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超自然能力,通过收徒、传功、占卜、消灾、祛病以及出售书籍等骗取钱财。2004年至2008年,温金路还在南阳等地开设汽车装饰店、面粉厂,诱骗信徒为其无偿劳动。

家住山东的信徒李某芝原本生活十分富足,但自从信了“日月气功”,先后将自己全部积蓄都拿了出来,统统捐给了温金路。“为了‘奉献’‘积功德’,她还把自己家的3套房子都卖了。”可怜的李某芝,把所有的钱都“奉献”给了温金路,最后自己落魄到捡路边的垃圾吃。2013年,有人在桥洞下发现了李某芝上吊的尸体。

建“精神圣地”心术不正的温金路,在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湛北乡筹建“精神圣地”“德福观”,供信徒前往“朝圣”。该组织骨干成员郭军召说,“有段时间朝拜的信徒络绎不绝,上交的‘奉献款’少则几百元,多则数万元不等。”退休信徒何某梅一辈子积攒了几十万,加上借亲戚朋友的钱,总共100万,全都打给了温金路。曾经有个年纪很大的农村老太太,身上只有5块钱,还拼命捐钱。仅仅4个月时间,“德福观”建造完毕,建筑花费共计三四百万,全都是信徒所捐。

据警方介绍,仅2016年春节初一至初七,到“德福观”上香的群众就达到1万余人,单是“功德箱”就收到“奉献款”10多万元。

大批信徒前往“德福观”上香奉献

敛财的“生态园”。欲壑难填居心不良的温金路2008年组织信徒在漯河市舞阳县孟寨镇筹建“生态园”,作为邪教组织的核心据点。温金路蛊惑信徒,只有“奉献最多”“最忠心”的人,才有资格入园和他一起居住。

被选入园子的信徒不仅需要打理庄园、下地干活、还要伺候温金路的饮食起居。其中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在园子里一直无偿劳作了六年多,期间没有回过家……该“生态园”内生长的瓜果,被冠以“圣果”的名义卖给信徒,“生态园”顺势成为温金路敛财的基地。

双修+性侵+发信号,行淫邪之实 满足兽欲

法院判决,温金路犯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

邪教主在完成聚敛钱财得到信徒膜拜后往往会把罪恶之手伸向女信徒。“法轮功”李洪志鼓吹“男女双修”乐在其中,“全能神”赵维山搞“性交通”“过灵床”笼络信徒,“华藏宗门”吴泽衡则露骨地对女信徒宣称:“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增强法力”等谎言,奸淫女弟子。与吴泽衡半斤对八两的温金路则对女信徒说,研究“信号”出现瓶颈,需要通过与女信徒发生性关系进行“阴阳双修”,好借助“阴阳之力”增加功力,“是‘背后的老师’让我们做夫妻”,行夫妻之实,但无夫妻之名,称只有进行“阴阳双修”,才能把“信号”发送给对方。种种花言巧语,温金路目的只有一个——胁迫女信徒为他提供性服务。可怜的女信徒不敢反抗,只能任凭温金路为所欲为。1994年夏天,温金路在家中对一个年仅20岁的女信徒实施强奸,之后的4年多时间里,温金路又多次强迫她跟自己发生性关系,导致其四次怀孕堕胎。还有一个1988年出生、比温金路小40多岁的女信徒,竟被温金路强奸多达十余次!更为荒唐的是,温金路还以“双修”为名,不顾当事人反对,胁迫两名女信徒同时为其提供性服务等等。

多行不义必自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恶有恶报,害人终害己,温金路终于等到应有的惩罚。厘清温金路自我包装、欺骗弟子的“造假”术,“日月气功”的神秘面纱逐渐在事实面前被解构,对于众多痴迷者来说,无疑是一场梦境的破碎、信仰的坍塌。而法槌的敲响,正义之声的传递,也告诫一切形形色色为鬼为蜮的邪教魔头们,“日月气功”的覆灭绝不是一次意外,随意挑战道德良知和践踏人间法律不要指望侥幸,邪教犯罪必受法律制裁,胆敢藐法违法抗法,必将付出沉重代价。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