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朱志友的悔恨
作者:朱志友(口述) 朱邦群(整理) · 2020-07-10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朱志友(化名)今年69岁,小学文化。这位老实巴交的瘦弱农民,见到我们,两眼发红,连声说:我上了大当,吃了大亏,我恨死“全能神”了。

朱志友家住安徽省六安市舒城县龙井村,长年在家务农,靠着几亩田地和山上茶园,日子还算过得去,可是积年累月的劳作,加上年事已高,他的身体越发不如从前了。2008年10月的一天,两个中年妇女找到朱志友,劝他信“耶稣”能治病,还说信基督教是国家法律允许的,并叫他到同村的朱周国(化名)家“做礼拜”。多年以后,朱志友才知道,他信的根本不是基督教,不是耶稣,而是邪教“全能神”!至于所谓的“做礼拜”,其实就是搞非法聚会。

朱志友参加聚会后,有个叫老田的给“做礼拜”的人每人一本“全能神”书籍——“小书卷”,然后又放“圣灵使用的人讲道”录音给他们听,老田还给他们讲“三个时代”,即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国度时代,说是好比人上小学、上中学、上大学。讲律法时代好比住的是矛草房,恩典时代好比住的是砖瓦房,国度时代就能住楼房。又讲“鸡为什么白天下蛋,鸭为什么夜里下蛋”?说“鸡白天下蛋是狂妄自大,打扰人说话,鸭夜里下蛋人能得实惠,发展信徒要像鸭子一样,秘密进行才能得实惠”。还说要用“软磨硬缠”的方法拉人,比如帮人干活不要工钱,送小恩小惠等手段笼络感情,博得别人相信。

渐渐地,在“全能神”歪理邪说的鼓动下,加上身体本就有病痛,朱志友经不住蒙骗和诱惑加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

之后的三年间,朱志友被别人带着四处传教。2010年后,他先是任五人组的小组长,后又被升为“执事”“带领”(“全能神”邪教的职位)。在传教时,朱志友也如法炮制打着基督教的幌子传教,通过帮人干活,送点小恩小惠,用“能保平安”和如果得罪了“神”就要遭“神”惩罚生大病得绝症等谎言蒙骗、诱惑、恐吓群众信“全能神”。

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当幌子,利用蒙骗、诱惑、恐吓等手段发展信徒,这些都是“全能神”邪教发展信徒的惯用伎俩,实则是用欺骗手段达到骗取信徒钱财的目的。“全能神”把自己说成是真“神”,说上帝耶和华、基督耶稣都过时了,现在是“国度时代”,是“女基督”的时代,声称“要信就信‘女基督’”。当不明真相的群众被蒙骗进去后,他们又会说信“神”就必须奉献,奉献就是对“神”忠心和真心,奉献越多“神”越保佑你,还用“世界末日”等谎言来欺骗大家,说把钱物奉献出来,神就会保佑上天堂,否则就要遭受下地狱、过火湖的惩罚。

朱志友加入邪教“全能神”的九年时间,总共收了三万元奉献款,全部上缴给一个代号叫“夏青”的“全能神”上级,供他们任意挥霍。日子一天天过去,朱志友把心思都放在了“全能神”上面,错过了婚娶的年纪。因为参加“全能神”邪教要尽本份,整天在外传“福音”,他自己要补贴交通费,还顾及不到家庭成员和地里的农活,结果农田荒了,茶园废了,房子也漏了,家庭经济收入一落千丈,女儿(养女)也与他闹僵了关系,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家人。

“这一切都是‘全能神’邪教给害的!”醒悟后的朱志友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