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文化观察
杨万里路上遇见个放牛娃 写下这首28字趣诗
2020-07-19 来源:腾讯网历史

唐诗宋词是我国文学史上两座巍峨的高峰,虽然唐朝以诗出名,宋朝以词见长,不过毕竟是连续的两个朝代(中间五代十国大概53年),所以宋代也有一些文人写诗也是颇有一手。

而说起宋代的诗人,陆游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存世诗篇多达9000余首,当年我还在读书时看到陆游的诗篇数量着实是目瞪口呆,要知道这些诗就算是每天写一首,起码也要写近30年,陆游的文采先不说,只是这笔力便是持久到让人吃惊。那么历史上是否还有人比陆游写诗更多呢?别说,还真有。

乾隆皇帝一生写诗4万余篇,不过他的那些诗作质量跟不上,所以说他比陆游写诗多,其实没有什么比较意义。真正比陆游写诗还多的是同为宋代“中兴四大诗人”之一的杨万里。杨万里虽然传世诗篇只有4200首,但是一生作诗却是达到两万多首,是陆游的两倍还多。

杨万里写诗多,同时质量也是过硬,他的很多诗都入选了课本,像“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还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等都是流传千古的名作。而诵读杨万里的诗篇,不难发现他的诗篇多写自然景物,用语也是简单直白,其实正是他所创“诚斋体”的特点,清新自然而富有情趣。

除此之外,杨万里的诗可谓是历朝历代诗人中最具“童趣”的,他的很多诗篇都有着一个特定的意象“儿童”,就像《宿新市徐公店》中的“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舟过安仁》中的“一叶渔船两小童,收篙停棹坐船中”,还有《闲居初夏午睡起》中的“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等。而笔者本期要分享的这首诗,也有着“孩童”这一意象,是杨万里在路上看到一位调皮放牛娃,心有所感写下的一首趣诗,无一生僻字却写得如诗如画,下面就来和笔者一起走进这首诗。

《桑茶坑道中》

晴明风日雨干时,

草满花堤水满溪。

童子柳阴眠正着,

一牛吃过柳阴西。

杨万里写这首诗的时候已经66岁,当时他得罪权臣,不愿再为官,于是便称病辞官,准备返回家乡吉水,这首诗正是在回乡途中在安徽泾县桑茶坑路上所写。

这首诗首句点明了诗人当时所处的天气,正是雨后初晴的一天,阳光洒下,之前的雨水也被慢慢蒸发,随着风儿吹拂,地面也都变干。在这一雨一晴之间,诗人不仅写出了风调雨顺的意味,更是将大自然的动态流动性描写得形象生动,雨后终会转晴。

而一场雨过后,水面自然也是上涨,也引出了第二句“草满花堤水满溪”,而这一句“草满花堤”可谓妙极,“满”之一字似乎赋予了草以生命力,似乎是草有意识去点缀花堤,这样的描写不仅生动而且能让人感受到蓬勃的生机。

这么幽美的花堤自然是好去处,这也就自然而然过渡到第三句,牧童在花堤放牛,牛儿悠闲地吃着被雨水洗刷干净的青草,而牧童正在树荫下酣睡。前两句本来写出了勃勃生机,第三句小童也是正值生命力最为旺盛的年纪,但是酣睡似乎让整幅场景变得有点怪异,这又是为何呢?

其实这正是为了引出诗的最后一句,因为牧童酣睡,所以牛儿才得以自由自在的吃草,这不一不小心就吃过了柳荫西,最后这7字可谓令人捧腹。而三、四两句,一静一动之间其实恰恰表现出了牧童和牛儿的悠然自得,将那种雨后初晴的闲适写得活灵活现,而这也正是被很多人忽略的生活的气息和情趣。

不得不说,虽然历朝历代大诗人不在少数,但是能够将童趣写得这般自然鲜活的,也就只有杨万里了。在我看来这正是杨万里从没有丧失童真的表现。很多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忘记了最原始最单纯的快乐,逐渐开始追逐世俗的名利,忘了自己的初心。

多希望过往种种都只是一场梦,梦醒时分,我是那雨后初晴树荫下酣睡的牧童。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