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热点>体育新闻
为保东京奥运如期举行 国际奥委会一再妥协
2020-07-20 来源:新浪体育综合

若非新冠疫情的影响,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火炬本该在本周燃起,但冰冷的现实却是,疫情仍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国际奥委会不得不在上周召开了史上首场线上全体代表大会。在这场国际奥委会的第136次全会中,最受外界瞩目的议题自然是明年东京奥运会具体赛程与比赛场馆的公布——从7月23日开幕至8月8日闭幕,没有丝毫缩水,就连具体赛程也与延期前的计划基本一致,但这也几乎成了东京奥运会最后的坚持。

美国、巴西等疫情“重灾区”形势仍未有转好迹象,不少国家或地区依然坚持着严苛的出入境政策,就连明年奥运会主赛区所在地东京都也于近日将疫情的警戒级别提升至最高级……种种迹象让悲观的情绪在舆论间弥漫,东京奥运会或将取消的猜测一度成为主流。这显然是国际奥委会及东京奥组委最不愿接受的结果,为避免这一结果发生,双方均不惜在与命运的抗争中妥协与退让。坚持开源节流多年的国际奥委会,已有多笔大规模投入用于支撑各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及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渡过难关;面对仍然不确定的疫情形势,东京奥组委制定了多套备选方案,其中就包括删减开闭幕式环节、限制观众入场人数。

国际奥委会的支持已够诚意

疫情冲击之下,商业赛事普遍停摆,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大多过得举步维艰。除国际足联尚有余力向旗下成员协会提供补助外,就连商业化程度较高的国际篮联也已向国际奥委会求援。早在两个月前,国际奥委会就向各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及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作出了援助1.5亿美元的承诺,并在上周付诸实施。在首笔1亿美元的“救急”款项中,6300万美元被用于援助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其余则交付于各国家或地区奥委会。这笔计划外的拨款并不会影响各国家或地区奥委会每年的例行分红,仅奥运TOP赞助商收入分红这一项,这些组织今年还将从国际奥委会分得共1.5亿美元。而不参与奥运会收入分配的攀岩、冲浪、棒垒球等项目的体育组织也被纳入了援助对象行列。

这并非国际奥委会所做的全部,随着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其财政预算的周期也随即延长。这意味着,国际奥委会在这一周期内为1600余名运动员提供的奥林匹克奖学金、为难民运动员提供的救济补助等支出都将延长一年。再加上此前承诺为奥运延期提供的6.5亿美元,倡导缩减不必要开支已有多年的国际奥委会所付出的其实不少,或许也正因为此,该组织才会在本次全会作出将2026年冬奥会举办权竞选预算削减八成的决定。

只不过,无论是从日本方面的表态还是外界的反应来看,6.5亿美元的援助相较于奥运延期所涉及的庞大开支而言,多少有些杯水车薪的意味。作为非营利组织,谁都知道国际奥委会有着极强的盈利能力,但多数人其实又对此缺乏足够清晰的概念。上周与东京奥运会赛程几乎同一时间公布的,还有国际奥委会的2019年度财务年报,这一年该组织的财政收入为6亿美元,而在这一奥运周期前三年(2017至2019年)的收入总计31亿美元。截至去年,国际奥委会共拥有总资产53亿美元,其中流动资产占35亿美元,而负债则达到了28亿美元。从这一数据来看,6.5亿美元的支出对于国际奥委会而言并非一笔小数目,即便其未来仍有可能为东京奥运会的延期举办提供更多经济援助,数量上也相当有限。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意味着,在帮助奥运会明年如期举办这一问题上,国际奥委会的表现已足够有诚意。

面对外界的悲观情绪,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多次在公开场合对东京奥运会予以声援。最近一次,这位国际奥委会掌门人以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连任作为论据,反驳有关“奥运会将取消”的消极舆论,“她把推进奥运写入了竞选承诺,呼吁停办和再次延期的其他候选人最终得票寥寥。小池的压倒性胜利,正是展现日本民众想法的明确讯息。”

东道主的决心难掩现实危机

在日本国内,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同样将小池的胜利视作民意支持奥运举办的体现,尽管亦有不少人认为,这位政坛女强人的当选,更多缘于她在东京都疫情暴发初期采取的及时有效的控制措施。在森喜朗的演讲中,更值得关注的则是一个目前难以论证的观点——“奥运取消的损失要远远多于(在疫情影响下)举办,可能是两倍到三倍”。这位前日本首相并未对数据的来源进行任何解释,只是言辞强硬地表示:“只要有常识就知道,东京奥运会不可能取消。”

森喜朗的言论体现了日本政府在明年如期举办奥运会的决心。考虑到其中涉及了太多不可控因素,东京奥组委已设计了一系列应对方案,其中包括限制现场观众人数、严格的入境隔离政策、剔除开闭幕式的不必要环节。一言以蔽之,即一切从简。除对“删减版”的开闭幕式仍持保留意见外,这些计划均获得了国际奥委会的认可。

  然而很多时候,主动权并不掌握在行为主体的手中。如今,东京奥运会面临的最大危机其实源自外部。一方面,在奥运参赛资格尚有43%未能决出的情况下,将有大量奥运资格赛需在奥运会前进行。即便国际奥委会上周已更新资格赛体系,将2021年6月29日设立为全部资格赛结束的日子,但倘若直至开春这些赛事仍无法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开展,那么奥运会就将面临严峻挑战。另一方面,正如小池百合子此前所提及的,“各国运动员和民众可以自由前往日本”是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的基本条件,而直至目前,日本仍对不少有着特定国家和地区旅行史的非本国人士采取禁止入境的政策。这意味着,东京奥运会要如期举办,要考验的不仅是日本的疫情防控能力,还有全世界疫情形势的变化。

分享到:
责任编辑:佳梦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