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史说轶闻
汉景帝最擅长摆“迷魂阵”?看周亚夫即知
2020-07-24 来源:凯风网综合

汉景帝刘启是西汉的第六位皇帝,在位期间,推行削藩策”,平定七国之乱,在西汉的历史具有重要的地位,与父亲汉文帝共同开创了“文景之治”,并为汉武帝刘彻的“汉武盛世”奠定了基础。

在历史上,汉景帝特别擅长摆“迷魂阵”。每次事件结束后,他都会引导下臣来当这个“坏人”,而他自己却给人一种无辜的感觉。所以,最终别人成了“恶人”,而他始终是“好人”。

(汉景帝剧照)

举个例子。汉景帝弟弟刘武,格外受母亲窦漪房溺爱,甚至要星星不敢摘月亮。久而久之,窦太后把刘武惯坏了,竟然惦记大哥的皇位。而在窦太后看来,让小儿子也坐上皇位“玩玩”未尝不可,于是就向大儿子刘启提出了这个想法。

汉景帝皇帝都奉行一个“孝”字,所以汉景帝不想驳母亲的面子,态度就表现的很暧昧,甚至有一天宴会上喝大了,嘴一秃噜说了百年后让位于弟弟的豪言壮语。窦太后听了高兴坏了,刘武也喜不自胜,但是窦太后的侄子魏其侯窦婴却当场阻拦。窦婴说,高皇帝打下的江山只传后代,不传兄弟,不能倒此坏了规矩。

老太后听了气的直翻白眼儿,一怒之下把侄子从宗姓除名,并且不准再来上朝。刘武也从此恨上了窦婴。显然,这次是窦婴救了汉景帝的驾,一帮人不欢而散。

(窦婴剧照)

公元前153年,汉景帝将栗姬生的长子刘荣立为了太子,窦太后与刘武很失望。不过,仅三年后,汉景帝就废了刘荣,这下窦太后同刘武又燃起了希望之火。于是窦太后旧事重提,汉景帝依旧态度暧昧。而实际上,汉景帝这次废刘荣是为立刘彻做准备,但是他还不直截了当拨母亲的面子,并且还“郑重其事”地召大臣商议,大有传位于刘武的派头。

众臣听了一致反对,尤其是大臣袁盎,引经据典陈述传弟不传子的弊端。景帝不慌不忙,说这个太后的意思,他不好意思违背。于是袁盎带着一帮人面见窦太后,列举了春秋时候一个诸侯国因传为于兄弟而引发祸端的例子:

宋宣公死,不立子而与弟。弟受国死,复反之与兄弟之。弟子之争之,以为我当代父后,即刺杀兄子。以国乱,祸不绝

——《史记 梁孝王世家》

窦太后原本就是个极明事理的老太太,听了大臣们的话后细细琢磨确实有道理,于是不再提让刘武当皇帝之事。不过几天,汉景帝先是册立刘彻的母亲王夫人为皇后,十几天后又将刘彻立为太子。

(窦太后剧照)

如果母亲窦漪房执意让汉景帝传位于弟弟刘武,汉景帝会照办吗?当然不会。汉景帝之所以不当面回绝母亲,只是因为局势一直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而且自己传“子”的决心不会动摇。但是与其一口回绝惹母亲伤心、生气,还不如借力打力,通过别人的力量去阻止母亲的行为,打消她的念头。最终,给母亲的感觉是到头来并不是自己不愿意,而是大臣反对,古制不容。这就是汉景帝的精明之处,用时髦的话说就是“情商高。”

对待周亚夫,汉景帝同样表现出了很高超的谋略。

周亚夫是将门虎子,他的父亲就是追随刘邦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的绛侯周勃。吕后去世后,周勃在铲除“诸吕”的过程中功不可没,因此也有“安刘姓天下者必周勃也!”一说。周亚夫是周勃的次子。

公元前162年,匈奴犯边,汉文帝拜周亚夫为将驻扎于细柳营。由于匈奴来势凶猛,汉文帝亲临军营劳军,以提振士气。但是当汉文帝于灞上、棘门两座军营劳军完毕后来到细柳营时,大为震撼,因为周亚夫让他见识了什么叫“大汉的威武之师”。因此,当出营后,汉文帝对一旁随行的太子刘启说:日后国家有危难可重用周亚夫。

公元前154年,吴王刘濞反叛朝廷,胶东王、胶西王、淄川王、济南王、楚王、赵王积极响应,于是爆发“吴楚七国之乱”。这时,汉景帝想起当年文帝嘱咐,于是拜周亚夫为太尉,领兵十万前往平叛。由于周亚夫采用了“断叛军粮道,伺机迎敌”的正确策略,仅三个月时间迫使叛军土崩瓦解。此战,让周亚声名鹊起,也让他开始飘飘欲仙。

前150年,景帝罢免丞相陶青,任周亚夫为丞相。从此,周亚夫渐生傲慢。在周亚夫看来,自己有傲的资本:一、功臣之后;二为景帝力挽狂澜;三、身居显位。有了三条护身符,周亚夫开始和景帝唱对台戏。当汉景帝提出封王皇后大哥王信为侯时,周亚夫以高祖定下的“非功不能封侯”拒绝,当汉景帝提出封匈奴降王唯徐卢等人为侯时,周亚夫以“标榜大臣操守”为理由反驳。

其实周亚夫的反对有理有据,但他忽视了谁是“主人”的原则。所以汉景帝干脆不找周亚夫商量,执意封匈奴降将为王。周亚夫一看景帝不拿自己“当盘菜”,一气之下告老还乡,汉景帝也不阻拦。

但是,周亚夫虽然没有了权势,但汉景帝依然放心不下,总想找机会在“敲打”一下他。所以,他才设下一个局,请周亚夫赴宴。周亚夫觉得汉景帝心里还有他这个人的位置,所以高高兴兴的来赴宴。但是,当他入席后才发现情况不对,只见桌面没有其他菜肴,只有一堆肉,而且连筷子都没有。此刻周亚夫还没有理会汉景帝的用意,所以当汉景帝问将军可否生气了时,周亚夫寒暄几句,拂袖而去。

一旁的刘彻起身对汉景帝说:“这个人在父皇面前都如此嚣张,将来必定会出乱了”。汉景帝微微一笑,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公元前143年,周亚夫的儿子偷偷买了500件工官尚方甲楯,准备在父亲去世后用作丧葬。但甲楯不允许私人买卖,所以汉景帝以谋反罪把周亚夫交廷尉审讯。周亚夫不作辩解,绝食五日而亡。

总结:综上所述,汉景帝设宴就是决定周亚夫的去留,如果他一改之前的傲慢无礼为谦卑恭顺,汉景帝就留他继续辅助刘彻,反之必然除之。在这件事情在汉景帝看来又不着大张旗鼓地去操持,只需一个小细节、小动作即可。所以他才故意不给周亚夫备筷子,就是想证实一下他的秉性是否改变。只可惜周亚夫悟性太差,也不懂得迂回曲折,更不会方圆做人,最终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而通过此事,更让人看清了汉景帝缜密的心思,通时也告诉世人一个道理:伴君如伴虎,帝王之心高深莫测。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