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法轮”敌不过车轮
作者:李聿 · 2020-08-04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不久前上网看到这样一则新闻:7月21日下午1时许,新西兰奥克兰的托克拉附近1号国道发生严重车祸,造成两人死亡,三人重伤送医。两名死者和一名重伤人员均为反华分子,其中包括一名“法轮功”邪教支持者。

车祸现场

据报道,罹难者之一的习卫国为“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忠实拥趸,2017年至2018年,曾在“法轮功”媒体登载过两篇所谓经历文章,还于2018年4月参加过“法轮功”邪教组织在新西兰奥克兰举行的集会活动。

习卫国参加“法轮功”集会活动

又是一个冤死鬼!看到这则报道,我心中冒出了这句话。随后就胡诌了一首打油诗:大法车祸实在多,至今已觉不新鲜。法轮原来怕车轮,主佛法身又丢脸。

遇上这样的事,许多人都会感慨顿生:大法徒车祸丧生何其多啊!有多少呢?若按时间顺序排来,仅笔者知道的就有这样一些:

——1997年11月,天津邮电器材厂退休职工刘凤琴遭遇车祸,被撞成股骨颈骨折,因拒绝治疗于1997年12月27日死亡。刘凤琴1995年底接触“法轮功”,练功后自认为不是“常人”。

——1998年7月4日上午10时许,海南东线高速公路发生一起特大车祸。由海口开往三亚的一辆海马旅行车与一辆大客车迎面相撞,旅行车解体报废,车上8名乘客7人死亡,1人重伤。大客车乘客3人受伤,车辆损坏。旅行车上的8个人,全部是“法轮功”练习者。

——1999年6月14日下午,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富加镇的刘明利自以为是大法弟子,有师父“法身”保护,带上儿子开着车上路为客户送货。两个钟头后,连人带车坠入悬崖,车毁人亡。

——2002年9月20日,北京市延庆县永宁镇詹润春在运送“法轮功”宣传品途中,开车经过永宁北老君堂路口处,与迎面驶来的货车相撞,车上还有妻子和女儿,全部当场死亡。詹润春1996年开始习练“法轮功”,逐渐成为痴迷者。1999年国家取缔了“法轮功”,在“师父”经文的教唆下,詹开始奔波于延庆和昌平之间,每天忙碌于发传单、组织学员“弘法”。

——2003年春节期间,家住重庆市北碚区澄江镇运河村的苏立华,因习练“法轮功”导致神情恍惚,在广州被一辆摩托车当场撞倒,离开了人世。

——2003年12月24日,北京市房山区良乡行宫园学校的教师李文珍在居住小区周边机动车道上穿越公路时被车辆撞倒,经医治无效去世。李文珍是1996年接触“法轮功”,曾不厌其烦地给学生和老师讲“法轮功”,多次去天安门地区“正法”“护法”。

——2006年春节过后,河南省林州市临淇乡南山村的郭现周遭遇车祸死亡。那天,他的远房亲戚开着一辆农用三轮车,载着郭现周及其一双儿女去太行大峡谷老家拜年。车行到太行大峡谷的盘山路上时,翻到了悬崖之下,郭现周和那位远房亲戚当场死亡,郭的儿子跌断了双腿(治好后变成了瘸拐),女儿在额头上留下了两公分长的伤痕。郭现周是2005年春天因相信“一人练功,全家受益”而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2006年9月1日早晨5点多,已练功12年、自认为功力达到非常境界、圆满在即的“大法”信徒张孟业,在去中国驻泰国大使馆聚集闹事途中,过马路时被一辆货车撞倒,导致骨折、脾脏破裂和脑震荡而住院治疗,三天后在医院去世。

——2006年10月14日晚10时20分,106国道湖南省桂东县境内增口乡侃大路段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当地交警赶到了事故现场,发现是一个骑自行车的人被一辆迎面而来的摩托车撞倒,骑自行车人由于头部伤势严重,流血过多,经抢救无效死亡。当事人随身携带着一包“法轮功”资料和一瓶桨糊,经查死者系该县寨前乡新桥村的“法轮功”练习者扶启明。

——2007年8月,河南省禹州市钧台办小连庄的李宝运在赶去参加当地“法轮功”组织的一次串联活动时,被飞驰而过的汽车撞成重伤。重伤中的他,一再拒绝妻子张改仙送他去医院治疗,不久,死于家中。李宝运1998年迷上“法轮功”,1999年秋背着家人进京“护法”,后因为制作、散发“法轮功”宣传品被判刑,2006年9月刑释。

——2007年底,山东省莱西城区的两个“法轮功”协调人相继遭遇车祸,“一个被车撞断了腿,一个出现严重的脑血栓症状”。事隔不久,该城区“又有一位协调同修被摩托车当场撞昏”。“法轮功”媒体自曝此事,并有弟子撰文质疑:“城区一共几个协调人,为什么三个人会出这样的事?”

——2007年12月,韩国“法轮大法学会”骨干全判烈因车祸身受重伤。在住院救治期间,李洪志亲自为其“发正念”,并号召“法轮功”功友集体为全判烈“发正念”,用“大法”的威德来挽回其生命,但毫无作用。全判烈终因脑部出血过多而死亡。

——2008年11月26日下午,在湖南新化县城,年过古稀的“法轮功”修炼者申先礼、李文丽夫妇横穿马路时,被一辆小轿车撞翻在地,当场身亡。

——2009年5月1日,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高庙王乡孟刘庄村的“法轮功”痴迷者孟召杰,戴着“法轮大法”的护身符,骑自行车外出,途中在阳金路谷丰源化工厂附近,被马庙村的一名青年骑摩托车撞倒,血流满面。最终因拒绝医治于2009年7月13日死亡。

——2009年8月9日21时20分许,四川省成都市郫县友爱镇的“法轮功”痴迷者熊勤祥骑自行车经过灌温路成青快速通道镇子加油站路段,违反道路交通法规在机动车道上行驶,与一辆林肯牌轿车侧面相撞,当场死亡。

——2011年11月21日,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副会长金正浩在回家途中遭遇车祸,因伤势过重,于11月30日在韩国京畿道日山市日山医院去世。

——2013年1月29日,加拿大加拿大阿伯塔省“东中部救护协会”的急救医疗辅助员、“法轮功”精进弟子马克•曼斯(Mark Manns)在卡尔加里以北伊丽莎白二世公路中间隔离带发生车祸,不治而亡。

……

上述“大法徒车祸”中,有的是集体车祸,有的是骨干弟子车祸,有的是弘法途中的车祸。这么多的“法轮功”信徒死于车祸,李洪志神通的“法轮”“法身”和高深的“法理”是真还是假,答案不言自明!

不过,李洪志在推责、甩锅方面很有一套。比如,他可以说是“旧势力”在捣鬼,可以说那些丧生于车轮之下的冤魂生前“修得不好”,或“人心未去”,可以说死者执著心太强,干事心太强,等等等等。总之一句话,不是他李洪志没本事,也不是他李洪志骗人。只不过,这些狡辩根本就是自掴大耳光。在一次与弟子的对话中,有弟子问:“我马上去香港,您的法身能保护弟子吗?”李洪志是这样回答的:“你去香港、你去美国,你跑到月球、太阳上去都没关系,我的法身都能保护。”(《转法轮法解·郑州讲法答疑》)可上述这些车祸身亡人员都在地球上,李“主佛”的“法身”咋就不能显灵呢?

李洪志曾经吹过一个极大的牛皮:“师父看着你、帮助你,把握着这一切。不止这些,最根本上我把握着一切,包括从无到有……从微观到洪观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宇宙的形式、世间的形势,从高到低所有的一切,想出现什么状态就什么状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按此说法,李洪志应该能够控制车祸的。然而,“法身”就是斗不过车轮,这不是自掴大耳光是什么?

奉劝至今仍然痴迷“法轮功”的人,必须及时摆脱“法轮功”邪教的精神控制,做回自己,拥抱社会。否则,保不准哪一天,你就会把性命给弄丢而毫无知觉。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