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评论
台湾著名媒体主持人再批大纪元
作者:李霞(整编) · 2020-11-09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10月28日,中国台湾时事评论员唐湘龙先生在他主持的《飞碟早餐》节目中,深

10月28日,中国台湾时事评论员唐湘龙先生在他主持的《飞碟早餐》节目中,深

入分析了《纽约时报》近日针对“法轮功”媒体所做的调查批评文章,提醒台湾地区媒体和受众要当心《大纪元时报》的极右翼倾向。紧接着,唐湘龙先生又与搭档、知名媒体人陈凤馨女士在共同主持的时事节目“正经龙凤配”中继续痛批“法轮功”,称其用媒体的形态,用许多的假新闻、错误的新闻,深度介入政治,而且操纵政治。陈凤馨女士则认为,《纽约时报》严厉指责《大纪元时报》,说它用虚假造谣,造成美国更严重的党派对立。中国反邪教网将该节目的主要观点提炼如下:



▲台湾飞碟电台节目主持人唐湘龙和陈凤馨


《纽约时报》深入调查研究《大纪元时报》


陈凤馨开篇即提出,《纽约时报》花了很大的篇幅,特别去检讨《大纪元时报》。


对此,唐湘龙表示认同,称这篇报道在《纽约时报》上的篇幅属于大型报道,确实花了很大版面和本钱,花了很多时间。《纽约时报》针对大纪元所做的这个调查采访的分量,几乎跟它最近曝光特朗普的缴税记录同等水平。《纽约时报》不但进行了深入研究,而且访问了非常多离开《大纪元时报》、当初曾经扮演很重要角色、且在里面当高管的员工,包括他们的投资,他们的做法。


《大纪元时报》借脸谱(Facebook)平台进行虚假宣传


唐湘龙提到,《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神韵表演一样,都归属“法轮功”。但人们比较熟悉的是大纪元。他在节目里引用了《纽约时报》的说法,根据以前在《大纪元时报》工作过员工的叙述,他们曾经自己印报纸,最初的时候印800份,没人订没人买,就把它丢到纽约街头,有人要就拿去看。


他同时指出,从2016年起,《大纪元时报》改变了策略,也确实找到了自己的门路:运用脸谱的弱点,设非常多的粉丝页,相互吹捧,灌流量,用隐身术,骗流量。《大纪元时报》网站率先打出来的都是让人不设防的新闻,都是些轻松、愉快、消费、八卦,跟政治立场没有关系的,吸引人订阅后,慢慢地流量上来了,它的倾向性的新闻跟在后面。但那些新闻真真假假,无从查证。


陈凤馨也强调,《大纪元时报》的壮大跟它大量投资到脸谱是有关的。它不是只是成立了很多的网站,彼此之间去灌流量而已,或者是用一些完全不相干的新闻,把流量导入了《大纪元时报》相关的网站。它投资了非常多的广告,大量购买脸谱的广告,金额非常庞大。不过,脸谱决定拒绝《大纪元时报》的所有的广告,理由就是因为虚假内容太多。


《纽约时报》认为《大纪元时报》让美国社会更加对立


《纽约时报》这种大报每天新闻都处理不完,为什么还要针对《大纪元时报》?唐湘龙表示,事实上,的确很少看到这样的大报会愿意下这样的功夫去做调查采访。而且新闻圈子里,通常同业不调查同业。《纽约时报》不会去查CNN丑闻,CNN不会去查《华尔街日报》。


陈凤馨强调,《大纪元时报》用虚假的讯息,让美国变得更加对立,“用这样的虚假造谣,造成美国更严重的党派对立”。


至于《纽约时报》为什么现在才点名大纪元?唐湘龙表示,《纽约时报》发现,《大纪元时报》可以采访到特朗普、彭佩奥等人,甚至可以进到极其难进的白宫记者室。所以当《纽约时报》发现白宫记者室进来了一个他们不认识的《大纪元时报》,不但进来,还被白宫点名发言提问,于是大家知道《大纪元时报》已经有渠道直接进到白宫里。


《大纪元时报》靠打反中牌和造谣传谣在美国“走红”


对于大纪元在美国“走红”的原因,唐湘龙表示,虽然《纽约时报》在报道里没有提到这点,但这跟主持美国政府的共和党、特朗普政府将反中政策作为他选举政策的最核心是息息相关的。针对美国所有今天的主流政治,有关中国的论调,中国社会经常嗤之以鼻,因为中国社会相信这些叙述是错的,或者是偏颇的。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些叙述,正是因为《大纪元时报》供应了非常多的材料,这成为了反中反到失心疯的美国政客的关于中国讯息的主要来源。《大纪元时报》在反中的架构中得以突显,因为《大纪元时报》很敢扯。


唐湘龙指出,今天美国几乎把所有敢于反中、表达反中的这些力量,“捡到篮子里都是菜”,全部奉若上宾,包括《大纪元时报》。《大纪元时报》仍保持无可查证的、边缘叙事风格,即它讲的东西没有证据,有很多是扭曲的,虚假的,是错误的。事实上,《纽约时报》在报道里举了很多这样的例子,都是假的,都是乱扯一通。可是因为《大纪元时报》的报道,这些假的东西就从美国的官员嘴里讲了出来。


《大纪元时报》一开始的报道非常骇人听闻,比如活摘“法轮功”成员器官谣言,这个报道影响美国社会非常久。唐湘龙强调,《大纪元时报》是今天西方社会所有反中素材的主要供应者,《大纪元时报》供应了这样的养分。


台湾绿媒大量引用《大纪元时报》内容


唐湘龙指出,台湾除了《大纪元时报》,还有很多的“小纪元”和“中纪元”。那些“中小纪元”更可怕,因为他们在台湾俨然是特定阵营的主要媒体。他们大量不具名地引用《大纪元时报》的内容,却不好意思说自己引用了《大纪元时报》的报道,而以“国际媒体编译”的方式呈现。


陈凤馨对此表示认可,强调他们引用时“没有说明这个国际新闻媒体到底是什么媒体”。


唐湘龙评论道,当文章是国际编译的,CNN说了什么,《纽约时报》说了什么,《华尔街时报》说了什么,每个段落都有来源。但你会发现台湾的国际编译,不知道从哪里编的,如果花点时间仔细对照,会发现很多都是来自《大纪元时报》。所以台湾充斥着“中纪元”和“小纪元”,也难怪台湾成为全球挺特朗普的第一名。之所以《纽约时报》点名它,因为它成为挺特朗普反拜登的大本营,成为主要新闻讯息的来源,而这深刻地影响到台湾。


唐湘龙强调,“法轮功”深度介入政治,而且操纵政治,用媒体的形态,用许多的假新闻、错误的新闻,只要能够丑化中国,它什么都愿意干。而配合现在反中反到失心疯的潮流,这种假的、错的、冤的新闻被大量引用,一旦经过白宫发言人嘴里出来后,就变成为一个正式的讯息了,可是没有人去追究那个消息究竟从哪里来。


对此,唐湘龙举了新冠疫情的例子,“新冠病毒从武汉实验室出来”是谁讲的?《大纪元时报》!所有人都在问美国官员,请问消息从哪里来,他会告诉你说,那是《大纪元时报》跟我讲的。对中国形象的丑化,大纪元达到目的了。可是从新闻讯息正确性的角度来讲,这样的媒体真是糟透了。


《大纪元时报》资金来路及是否用于资助特朗普连任等情况不明


陈凤馨指出,《纽约时报》很好奇,他们发现,《大纪元时报》投入在广告上的金额,《纽约时报》也不见得负担得起。


唐湘龙表示,现在网络广告非常贵,他们的报价比传统媒体更贵。《大纪元时报》能够在美国的脸谱投广告,这笔费用更高。


针对大纪元的钱从哪里来,陈凤馨表示,《纽约时报》在调查采访中问了很多人,也试图给《大纪元时报》发函,但没有得到回应。而他们去年在脸谱中止登他们广告前的七个月,一共投入了150多万美金的广告。


而唐湘龙指出,这个问题本身可能就是答案了,它可能隐藏了某一些怀疑的方向。可能表明这些钱,来路不明。在美国,投入到媒体,或者投入到选举的钱,都必须要能够自证清白。当有人怀疑这个钱是不是来路不正,你要拿得出证据,“不,这是我自己赚的钱”。但是《大纪元时报》的钱没办法说明,这种情况跟其他有些来路不明的钱是一样的。


《大纪元时报》有没有把这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钱去帮特朗普?唐湘龙表示,这个问题《纽约时报》也没有回答。如果不是因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纽约时报》没有必要花这么大的力气这样做,因为像《大纪元时报》这样的烂报很多。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