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
沉迷“大法”十五年 人财两空难“圆满”
作者:侯春霄 · 2020-11-11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一场噩梦醒来,不觉十五年已经过去。谈及在“法轮功”里折腾这么多年“修”得的所谓“正果”,周文宣说:“练功不能治病,因为‘法轮功’只能治死人,跟着李洪志跑更是死路一条。”

周文宣由衷地感激政府的引领和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要是没有他们伸出无私的援手,他的一生就彻底被“法轮功”给毁了。是的,他因痴迷“法轮功”失去得太多太多!梦醒时分,已年近五十。

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五年?没有几个,更不会有几个五十年!

说起周文宣的起点,那就更加令人惋惜。他是湖南省永州市人,家住冷水滩区湘永路58号。大学毕业后,进入工商行政部门工作,成了国家公务员。妻子是永州市机关幼儿园的老师。婚后,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这样的生活,在当时是被许多人所羡慕的。

可是,在周文宣的生活被人艳羡的同时,一条邪恶的魔影也悄悄来到了他的身边。1997年9月下旬,“法轮功”开始主动与周文宣“结缘”。

“法轮功”是借着气功热悄然兴起的邪教组织,因为其自身的大力鼓吹宣传,当时有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被裹挟进练功者行列。在零陵怀素公园,也有人在教授“法轮功”。据周文宣回忆,起初只是觉得那些辅导员很和善,也很热情。在这样的情况下,又听他们说“法轮功”是个好功,能够强身健体,还不要钱,结果就糊里糊涂地跟着学起来。

进到“法轮功”里,周文宣渐渐迷上了“师父”,迷上了“大法”。他说,他的“信师信法”是从“学法”开始的。为把每一个习练者都培养成“炼功人”,“法轮功”邪教组织要求信徒在练功的同时必须坚持“学法”。弟子每天要有两小时的练功时间,“学法”的时间更是不能少于两小时。只可惜,大学毕业的周文宣学了那么多知识,却不能辨识李洪志毫无科学依据的“经文”,以致于使高学历变成了其滑向邪教深渊的助推器。高学历让他的“悟”性明显高于其他“功友”,让他“上层次”更快,在“法轮功”邪教组织内部显得非常“精进”,时间不长,便被任命为区辅导站的副站长。

周文宣说,“学法”让他彻底被“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所洗脑。他不但瞧不起“常人”,而且还觉得自己比所有“同修”的“功柱”都高出一大截。他的眼里只有“师父”,除此之外再没有旁人。正是因为心里装着“师父”,装着“大法”,他才潜心“学法”,卖力“弘法”,不惜为此耗尽自己的所有积蓄。“师父”编造的“圆满”“白日飞升”“遍地都是黄金的世界”等一整套歪理邪说,让他对虚幻的“大法”美景充满痴痴的向往。他在梦境般的“修炼”中竟获得了“成就感”,觉得唯有“大法”才能体现所谓的“真善忍”。所以,在“法轮功”邪教组织被政府依法取缔之后,他不仅没有幡然悔悟,反倒在“法轮功”邪教泥潭越陷越深。

邪教“法轮功”是在1999年7月被政府依法取缔的,到这时,周文宣被拉进“法轮功”邪教组织还不到两年。他从事“法轮功”非法活动的直接原因,就是片面地认为“法轮功”是个好功。此时,沦为逃犯的“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出于险恶的政治目的,再发“经文”对弟子进行蛊惑,以虚幻的“圆满”为诱饵,怂恿信徒“走出去”“正法”,甚至到北京闹事。在此情况下,深陷“法轮功”邪教泥潭不能自拔的周文宣为了“圆满”,开始和“功友”一起去北京进行所谓的“正法”。

据周文宣自己回忆,他第一次同“功友”一起去北京“正法”是在1999年11月。到了北京之后,先去一个“法轮功”接待点接受培训。大家一起学习了“师父”的最新“经文”,有人还传授了如何应答警察盘问的邪招。而后,他们就去了天安门广场。在那里,他们又是打横幅又是喊口号,还到处撒传单、贴标语,有的还盘腿打坐练功。由于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他们被公安机关依法遣送回家。

但是,由于受“法轮功”歪理邪说毒害太深,再加上“师父”所谓的新“经文”更具毒性,周文宣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犯法,而是仍然痴痴的把“大法”奉为“世间最高法”,并将其置于法律之上,继续狂妄无知的伙同“功友”去北京进行所谓的“正法”。为表明自己是“真修弟子”,他们竟策划出从长沙步行去北京“弘法”的闹剧。几十名“同修”一起乘车从冷水滩区出发,到长沙之后,便改作步行。可是,“师父”所“加持”的“能量”却不足以支撑他们走完这漫漫“弘法”路,等到了北京,几十个人的“真修”队伍只剩下三、四个人。

几年的时间里,周文宣先后与“同修”一道去北京闹事共达六次之多,煽动“法轮功”信徒几十余人(次),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

而“师父”给周文宣的“福报”却没有一样显得“上层次”。

他是奔着“圆满”的目的一次次去北京“正法”的,可是,因为旅途劳顿,生活没有规律,再加上“师父”所谓的“清理身体”“法身保护”等本身都是骗人的,他不仅“圆满”没能得着,反倒落下一身疾病。即便到了这个地步,他仍然坚持“真修”,拒绝打针吃药,还时不时就呼喊两声“法轮功”反宣口号。

还有,为了所谓的“积威德”,他为“法轮功”花费近十万元,耗尽所有积蓄。

并且,女儿也因为他痴信“一人练功全家受益”而得了精神病。

2000年,妻子看他实在难以从“法轮功”里走出来,无法继续面对他的冷漠,在无奈中同他办了离婚手续。

“法轮功”把周文宣折腾的人财两空!

周文宣说:“‘法轮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李洪志鼓吹的‘圆满’更是骗人的鬼话。练功根本不能治病,‘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更是不可能的。我就是一个练功受害的例子:我练功以后家庭破散了!”

在网上看到《我走过十五年的糊涂路》和《练功让我一贫如洗》等文章之后,周文宣发现作者的遭遇都与自己非常相似。“功友”的普遍受害驱使他再次对自己的练功经历进行了反思。由此,他想到那些至今仍痴迷于“修炼”而不能自拔的“功友”。他说:“不要再习练这个邪教功法了!赶快脱离出来过正常人的生活,好好的弥补自己对社会、对家人造成的危害。”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