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
梦醒目睹家破碎 方知“大法”真难缠
作者:侯春霄 · 2020-12-21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邪教“法轮功”对于信徒的控制,有精神方面的,更有组织方面的。如果说迫使信徒“学法”是给信徒戴上了紧箍咒,那么组织控制便是给“师父”的“大神通”又打了块补丁,使其对信徒的控制手段更显“圆满”。这样,就使得信徒很难从其邪教深渊中挣脱出来。

郑玉香总算摆脱了“法轮功”的束缚,然而,好端端的家却早已是伤痕累累。

郑玉香是辽宁省铁岭市调兵山市大龙矿小区居民,1996年退休,家庭的美满让她不到五十岁就享受到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退休之后,她主要是在家给女儿带孩子。由于正值更年期,身体的种种不适时常困扰着她。到医院检查多次,也没查出究竟有什么病。当时,全国正流行气功热,因此,郑玉香也转而把希望寄托到气功治病上。也就是在这般情势下,她才接触了邪教“法轮功”。

她的不幸始于1998年。起初,因为对气功治病抱有极大希望,郑玉香便对丈夫说就是花多少钱也要学会一门气功,并让丈夫帮她去找。丈夫说想学气功并不难,他们班上有个大华就是练“法轮功”的,给他说一声就行。

郑玉香后来反思,自从接触“法轮功”的那一刻起,她其实就觉得“法轮功”在拉人的事情上表现得过于心急。当天晚上,丈夫口中的大华就带着一本“法轮功”书籍到了郑玉香家。大华先是对郑玉香讲了练功的许多好处,接着就教郑玉香打坐练功,临走还把那本书留给了郑玉香。

“法轮功”的五套功法让郑玉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带着新鲜感认真模仿,练得全身热乎乎的。结果,由于心情放轻松,多日失眠的郑玉香当天晚上睡得非常踏实。如此一来,郑玉香开始对“法轮功”产生了信任感。

大华再次来到郑玉香家。这次,他说是来拿书的。而这时的郑玉香已经有了更深一步学习“法轮功”的想法,其实也就是想通过练功得到更多“益处”。她问大华能不能留下这本书让她看看,大华一口应允,只是催她要快些看,说自己只有这一本。

大华走后,郑玉香捧起这本书一口气看了个通宵,到第二天九点就看完了。虽然非常困乏,但自觉学了有用的东西,心里还暗自高兴,随后花了一百块钱买回了四本“法轮功”书籍。

第三天晚上,大华又来了。他对郑玉香说,要想“长功”快,要想“出功能”,就要到练功点和大家一起练功,因为“功友”们在一起练功就会产生一个“能量场”,也更容易得到“师父”的“法身”保护。大华说的这些,郑玉香全都听了进去,因为“师父”李洪志在书里就是这么说的。

通过浏览“法轮功”书籍,那些所谓的“功理”“法理”开始在她头脑中扎根,她在心里也开始不自觉地把习练“法轮功”摆在首位。还有那“红彤彤的法轮罩”什么的,都是令她着迷的东西。

往后,郑玉香便去练功点和功友们一起集体练功了。这样,短短几天时间,“法轮功”邪教组织不仅达到了对郑玉香实施精神控制的目的,而且还实现了对她的组织控制。而在当时,郑玉香却对此全然无所察觉,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练功“学法”上。为了腾出时间去练功点,她连外孙也不带了,自己掏钱把孩子送进了托儿所。她也不再管一家人的生活,每天早早出门,到很晚才回家,白天练动功,晚上练静功,弄得比上班时还要紧张。

就这样,郑玉香糊里糊涂地坚持每天去练功点练功,心里只装着一个“师父”。因为那些荒诞的歪理使她在虚幻中改变了心境,再加上身体又处于不断运动中,所以,她的种种不适感竟然渐渐地减轻了。由此,她更加企望“上层次”,对“师父”所说的“圆满”“白日飞升”等邪教歪理也更加深信不疑。“师父”说“圆满一个我接送一个”,郑玉香相信自己总会有“被师父接送的那一天”。

1999年7月,邪教“法轮功”被政府依法取缔。至此,郑玉香习练“法轮功”尚不足一年。“法轮功”邪教组织罔顾近1400名“大法弟子”练功致残、致死的事实,极力掩盖其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及骗钱敛财的丑行,蛊惑信徒“走出去”“证实法”,意在扰乱社会,对抗政府。郑玉香也对政府的举措产生过怀疑,错误地认为不应该取缔“法轮功”。虽然是这么想,但她一开始并没有“走出去”。后来,一些“功友”都“走出去”“证实法”了,“法轮功”邪教组织便开始打她的主意。

当时,通过媒体对“法轮功”的不断揭批,郑玉香已经朦朦胧胧地认识到“走出去”是错误的。但是,“法轮功”邪教组织却以郑玉香曾经“受益”为由对她进行威胁,说你都“受益”了还不去“证实法”,“师父”就会再把“业力”给你“返回来”。

郑玉香问自己能不能在家“证实法”,那些人就故意虚张声势,说一亿多“大法弟子”都在家“证实法”怎么能行呢?要郑玉香必须“走出去”,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讲真相”。在“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威逼利诱下,郑玉香最终又做出一个错误的选择,要随他们“走出去”“证实法”。

面对即将离家的郑玉香,亲人们百般劝阻,苦口婆心地引导。丈夫和老母亲含泪挽留,儿子、女婿甚至给她下跪,外孙子抱着她的腿不让走。可是,亲人的眼泪最终也没能战胜“师父”的魔力,郑玉香还是外出“证实法”去了,并且一去就是五年。

2006年6月18日,郑玉香回到久别的家里。此时,当初那个充满温馨的家早已不复存在。进到屋里,见墙上、地下的灰尘积了厚厚一层。后来,郑玉香用了五天的时间才把家里打扫干净。久久不见丈夫的身影,她便问儿子是怎么回事。儿子只是落泪,却一时说不出话来。原来,郑玉香离家之后,丈夫因为时常挂念她,再加上吃喝没有规律,落下一身疾病,早在几年前的2002年就已带着对她的思念抱憾离世。而家境如此,儿子三十多岁了还没有对象。

郑玉香说,看着家里的惨象,她当时就哭了。哭罢多时,她又想起年迈的母亲。那时,母亲已经住进养老院,也是因为思念女儿,整天精神恍惚,最后患上老年痴呆症。郑玉香到养老院看望老母亲时,老母亲拉着她的手,张口就叫“大姐”,令郑玉香再次痛哭不止。

郑玉香犹豫了,开始循着自己“受益”的踪迹一步步往回找。“师父”说“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可是,就在自己“走出去”“证实法”的这五年,也就是在自己最“精进”的这五年,家人的不幸竟然接踵而至,全家人究竟受了什么益?还有,“师父”说“圆满一个我接送一个”,可“修炼”这么多年,也没见一个“圆满”的。思来想去,郑玉香决定:不练了!

然而,“法轮功”邪教组织是不会放过郑玉香的。几天之后,他们便又找上门来。这次,邪教“法轮功”给郑玉香造成的家庭不幸竟然成了其再次蛊惑郑玉香“走出去”的理由,他们以此为据,用“福报”“恶报”邪说对郑玉香加以恐吓,并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硬说郑玉香是什么“受益者”,威胁郑玉香说如果不接着“修炼”,这些年的“功力”就白费了,那些祛除了的病还会返回来。经过一番灌输“法理”,郑玉香不由得又在心中虚幻出许多可怕的后果。最后,还是被“法轮功”邪教组织牢牢地控制在手心,直到2009年反邪教志愿者的出手相救。

郑玉香说,是社区的志愿者把她从“法轮功”邪教深渊拯救出来,让她重新回归正常生活,再次享受到家庭和社会的温暖。对于志愿者无微不至的关怀,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对于至今仍痴迷于邪教“法轮功”的昔日“功友”,郑玉香只想对他们说;“醒醒吧!‘修炼’这么多年,你们见哪一个‘圆满’、哪一个‘白日飞升’了?这些连‘师父’都不能做到,你们又怎么会得到呢?该回头了,这世界依然是那么美好!”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